塔塔卡玛

星光一枚,资深吃货(๑•ั็ω•็ั๑)

我猫呢? 七夕小番外


  今年七夕,自从不知多久前,车学沇随口提的一句好想在情人节收到一满盒珍珠之类的话,金元植心里的小算盘就开始敲敲敲。终于,在为难了无数母蚌之后,金元植终于集齐了满满一盒子鸽子蛋那么大的珍珠,他认为,这样才能体现他的诚意。
  “学沇……”
  “嗯?怎么了?”车学沇望向欲言又止的金元植。
  “今天是七夕……”
  “啊,我知道,但是我的舞团今晚有七夕的特别舞台,所以只能委屈你了。”
  “不是……”我有礼物要给你。
  “乖,我晚上还要教在焕法术,Jackson的舞还没有编完,你自己玩儿,嗷。”
  补偿似的摸了摸眼前这只“大型犬”的头,车学沇转身继续忙舞台的布景。迷茫的元植儿选择回酒吧找自己的兄弟求安慰,却不想受到了又一记暴击。他真的不敢相信以前那个朴素随便甚至有点糙的人,恋爱后会变得如此……少女心?虽然还是原来那样嘴巴毒,但是他居然看到了一丝柔情?!
  郑泽运双手抓着李弘彬的一只胳膊,耳根红透了,羞得抬不起头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怎么了,实际上……不就是一束玫瑰么,还是你送别人,金元植心中各种吐槽。
  “不就是七夕么,以前就没过过七夕,而且我一个男的你送我红玫瑰,傻不傻呀。”嘴上这么说,但是从动作上还是可以看出,李弘彬是很开心的,竟然破天荒地主动献吻。郑泽运居然有些无力地攀住了他的脖子,此时金元植心里除了各种卧槽,还对眼前这两个的攻受产生了疑问。
  转身离开这个伤心之地,金元植去了车学沇舞团的现场。坐在台下痴痴地看着台上的人,金元植回想起他们相遇的场景,一不留神竟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金元植才被车学沇叫醒。
  “我……”
  “嗯?”故意逗他,车学沇不说话,就这样看着他。
  “我不是故意睡着的。”
  “嗯。走吧,去过节。”
  “你不是要教在焕法术么……”
  “爀儿说今天他教。”
  “Jackson不是要排舞么……”
  “他已经被Mark拖走了。”
  “你……”
  “哎呀,有完没完?”伸手堵住恋人的嘴,车学沇将下巴抵在金元植颈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颈间,撩拨着金元植的神经。“只有元植哦。从现在开始到明天,我就只和元植在一起哦。”
  “嗯呜~”像一只大狗狗一样委屈地搂着车学沇,金元植感觉自己迎来了久违的光明。
  “七夕快乐,我的爱。”

大家七夕快乐!最近好多事情要做,一时真的脱不开身,等我忙过这一阵,我就勤快一点……我还收了一个小姐姐的脑洞呢……一直磨蹭到现在我好抱歉(。•́︿•̀。) @美颜盛世我LEO 我会尽快把成品交出来的(不要打我我真的有难言之隐)撒浪嘿~

《只你一人》正式开坑!
还有……百粉点梗……我放在了《我猫呢?》的大结局底下,估计是凉了……如果你有想法……嗯……评论里提一下?

我猫呢?
18.最后的最后 
   四周在那个拿了承诺的人离开后变得异常安静,李弘彬长出一口气,他也没想到居然会成功。听刚才他的语气金元植应该没有什么事,李弘彬在重新亮起来的洞隧里继续前进,毕竟他自己的手足他还是了解的,要说妖力的话金元植还是不弱的。
  事情仿佛在瓶颈过后就开始变得异常顺利,很快李弘彬就看到了路的尽头,快走几步之余他将林在范给的除妖符全部攥在手里,前面亮着灯的房间让他有些紧张。李弘彬从未忘记过自己是个半妖,他没有妖力,甚至连一个小妖怪出现,他都有可能被困住。  但是他没有选择,  如果他不把东西拿回来,  他和郑泽运...不敢去想结局如何,李弘彬用力甩了甩脑袋,他只能成功。
  还有几十米,李弘彬此时却突然定住,因为他听到那个房间里穿出了非常重的呼吸声,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睡觉,  能让他在这么远就能听到,李弘彬攥紧了手中的符咒。犹豫不决之时李弘彬发现,房间里的东西醒了。李弘彬脚步越来越快,几乎是冲向门口,几乎是看到那东西影子的同时将自己手中的符咒尽数丢了过去....
   “你好啊,是来拿内丹的吧?”
   李弘彬摔了个趔趄,抬头有些警惕地看向声源,只见那是一个中年男子,长得慈眉善目就是一笑眼睛就没有了。那人像是丢废纸似的将李弘彬扔过来的符咒丢到一旁,转身去不远处的桌子上拿了一个盒子递给他。
    “给你的,收下吧。”那个男子对李弘彬的态度异常慈祥。
    就这么简单?那他前面的那些准备工作都是逗自己玩的么?!
    “没了?”
    “没了啊。”
    “考验……”
    “什么考验?孩子你怎么了?我只是在这里等你来拿内丹啊。”那个男人的话让李弘彬成功怀疑人生了。
    “就……完了?”李弘彬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他手上的该不会是炸弹啥的吧。
    无奈地拍拍李弘彬的脑袋,那个男人以过来人身份的口吻语重心长地说:“被我姐姐骗了吧?她从小就这样,你别往心里去,她跟我说她特别喜欢你,夸你可漂亮了呢。”
    “郑姨?”
    “对啊。”
    说完那个男人就消失在了房间,而李弘彬也在出来的时候成功找到了金元植。盒子里是一颗内丹,颜色通体发青,色泽上乘,内部还能依稀看到波光闪动。金元植将内丹打到李弘彬体内,后者瞬间就被青色的微光笼罩,光芒散去时,李弘彬虚脱地倒向金元植。好在,事情最终还是成了,这是李弘彬晕倒前最后的念想。
    时间一晃就是两个月,金元植异常乖巧地在酒吧里当他的酒保安分得让李弘彬摸不着头脑,而李弘彬则按照盒子里的小册子开始完成与内丹的融合,以及学习各种符咒的原理和基本画法。两人都默契地没有说出对方心中所想的事,尽管每一天都看似平淡,却总能在不经意间看出一缕焦急。
    将最后一张黄符烧尽,李弘彬脸上的紧绷总算是消减了不少。将盘在门口光明正大偷窥的金元植拖过来,李弘彬迅速将纸符扔在他身上,满意地看到眼前的大型犬科生物一脸懵逼地现出原形,李弘彬脸上才有了笑容。
    “去找他们吧。”
    “那还等什么学沇一定在等着我呢!!!”没有多一句的废话,金元植扛起李弘彬就冲向外面,经过楼下吧台的时候成功地吓到了新来的服务生……
    金元植几乎是飞到车学沇的练习室的,飞快地将肩膀上的李弘彬脱手,任由他在地面上滑出一段距离,金元植竟连门都不敲直接破门而入。于是正在练习室指导练习生们拉伸的车学沇就被自己的恋人吓到直接原地劈叉……不顾后辈们吃惊的眼神,车学沇惊喜地抱住金元植,毫不吝啬地将自己的唇印上恋人的脸。
    “郑泽运呢?”李弘彬打量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那只大白猫。
    “他今天下午有一个音乐剧,现在估计还在排练呢。”看穿了李弘彬的心思,车学沇塞给他一张门票,“下午去看看他吧,他可想你了。”
    李弘彬的内心还是有些激动的,毕竟那是自己的恋人,会包容自己的任性,不会嫌弃自己是半妖……直到坐在剧院里,李弘彬都还满怀期待,思念把他的理智一点一点地磨成灰,以至于旁边突然出现的李在焕拍了他好多下都没反应。
    “嘿!”没有得到回应,这只小老鼠不高兴了,有些气馁地看向韩相爀,“他是傻了嘛?”
    一旁的爀儿只是看着他笑了笑,见对方还是呆呆地等着答案,只好伸手掐了一下对方的脸颊。
    车学沇忙着和金元植腻在一起,李在焕在和爀儿抢糖吃,只有李弘彬在那里专注地盯着舞台。终于,音乐响起,伴随着女演员美妙的歌声,他进入了剧情,此刻他眼中只有那个台上的男人。李弘彬仿佛陷入了魔怔般,眼神跟随郑泽运移动,看他时而神情愉悦,时而凝重,时而专注,时而深情。看他在台上凛然排除万难,终于可以深情地搂住意中人,并专注地吻上去……李弘彬身边的空气突然越来越冷,越来越冷,冷到最没有眼力见的李在焕都暗戳戳地问韩相爀那个人怎么了。车学沇和金元植默默蜷缩在一起等着看戏,只有在台上无比投入的郑泽运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处境。
    当郑泽运发觉自己心心念念的恋人其实在现场时,已经晚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郑泽运被李弘彬一纸黄符糊了一脸变成了一只大白猫。想上前阻止的李在焕被韩相爀直接捂住嘴拖走,不放心的车学沇拖着金元植赶到酒吧却也是徒劳。当所有人都认为郑泽运凶多吉少的时候,被李弘彬反锁的那间房里传来了猫叫声。虽然算不上愉悦,但至少证明郑泽运还活着。
    “不想听你解释。”
    “喵……(不要这样)”
    “看来你根本就不想我,这不就有了新欢么。”
    “喵喵喵(我不是,我没有)……”
    “闭嘴。”
    “喵(听你的)”
    “真的想我么?”
    没有回复,面前的白猫起身跳到李弘彬身上,用下巴蹭着他的身体,明明是一只猫,李弘彬却有一种被一条蛇缠住的错觉。
    “好了,相信你。下次再让我看到你亲别人……”
    “喵喵(没有下次)”
    对于突然上道的郑泽运,李弘彬很满意。
    挣脱身上的黄符,郑泽运将李弘彬摁倒在床上,将脸贴在他的脖颈,反复确认着恋人的气息,调皮跑出的舌尖时不时扫过李弘彬的锁骨,惹得对方的呼吸乱了不少。
    “我……我真的好想你。”
    “我知道。”拍拍自己身上的人形大猫,李弘彬的心仿佛吃了蜜,“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好多好多,可以说一辈子,你要听么?”
    “嗯。”
    The end

最后!!!这是一条隐蔽的百粉点梗……如果你有幸看到,且恰好有那么一个cp特别想看,或者一个特别喜欢的梗,在评论里说出来,我会挑选一个人的cp和一个人的梗,然后写出来(๑•ั็ω•็ั๑)明天就要开新坑了,最后,太滚尼solo了,大家不去支持一下嘛?

嘿!我回来啦~突然想起百粉点梗没放上去……这样吧,我完结《我猫呢?》之后抽一位评论区的幸运吃瓜群众吧( •̀∀•́ )机智如我

突然发现自己没放要写的坑是啥😂

1.all运  法师滚,轮回,治愈向
2.90    咕咕一家,治愈向
3.all运,allN,嗯……重口,十九禁
4.古风(老夫的古风魂)

嘿!我回来了……这是我第一次写爀运( •̀∀•́ )虽然不怎么嗑这对但是开车发糖都意外地好用呢ヽ(´・д・`)ノ感谢星光小姐姐们的慷慨配图,我看着效果还行嘿~
等我考完试就可以暴风更文了(ง •̀_•́)ง大家加油复习啊……

车学沇生贺之爀N小甜饼

   为了这次回归,车学沇已经连续几个月没吃几口“人间的食物”了,当然得到的回报也比较乐观,两颊的肉没有了不说,还平添了几分仙气。但是仙子也是有下凡的时候滴~于是活动结束后,我们的车仙子打算把自己这一段时间攒下来的炸鸡券、甜品券以及各种“人间食品”代金券都用掉。可是!车仙子发现自己偷偷攒下来的一小打券全部都没有了……会是谁呢?
车仙子:豆儿有没有看到我的炸鸡券?
豆:没有。(低头打游戏中)
车仙子:真的嘛?
豆:……
好吧,下一个。
车仙子:在焕呐~
在焕:嗯?
车仙子:你知道谁拿了我的代金券嘛?
在焕:(顾左右而言他)没……啊我要去买小泡芙哥你要吃吗?
车仙子:好啊好啊~
呃,好像忘了什么……
车仙子:植儿~
某植:(修仙之后)嗯……
车仙子:没事……你好好休息……
终于……某仓鼠拿着炸鸡甜品等一系列可疑物品鬼(正)鬼(大)祟(光)祟(明)地飘过……
车.炸毛.仙子:太滚尼!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仓鼠:嗯?
车仙子:是不是你拿了我的炸鸡券!
仓鼠:爀儿给的。
车仙子:……
迫于团霸的威严,车仙子犹豫了一下,不过为了自己的炸鸡,他豁出去了……
车:爀儿啊。
爀儿:嗯?
车(慈母笑):爀儿拿了我的炸鸡券么?
爀儿:嗯。
车:内心OS:你为什么要这么爽快地承认……
爀儿:作为补偿我请哥出去吃吧。
车(眼前放光):好呀好呀~
各位,请不要忽略此时团霸意味深长的笑……
晚上回来
爀儿:哥吃饱了吗?
车仙子:嗯!
爀儿:可是我没有吃饱呢。
车仙子:嗯?
爀儿:那我就委屈一点吃你吧。
车仙子(已被扑倒):嗯?!

接下来发生的事请尽情想象……(假装有列车开过)
作者已顶锅逃跑……

结局之前的预告(๑•ั็ω•็ั๑)《我猫呢》还有一章就完结啦~完结之后……咱们就七月底见吧⊙﹏⊙每个学期的期末都和高考一样精彩ヽ(´・д・`)ノ我会在完结之后告诉大家我的更文安排……
期末啦~大家抓紧时间复习吧……

这个是预告ヽ(´・д・`)ノ怕被封所以就放图吧嗷……也是我接下来的写文风格(ಥ_ಥ)【滑稽】(哲学的部分就用略略略代替简直不要太优秀),《我猫呢?》还有一章就完结啦~这个就开始了,不过这是个中篇……等我考完试?差不多就可以一次性更完这个了(ง •̀_•́)ง

最后是日常表白,碧斯撒浪嘿~

我猫呢? 拾柒

17.等待与被等待
   郑泽运面对笑得满脸褶子的朴珍荣有些无力,看着门口的看门蛇以及旁边手上拿着一把镇妖符随时准备糊自己一脸的崔荣宰,他觉得自己这一时半会儿是出不去了。而郑泽运此刻一点都不打算把希望寄托在他的平生知己身上,因为他的平生知己就在隔壁,而且被一只狮鹫和一只灰鹤缠着,最致命的是,那扇门有林在范的封印加持,根本出不来……
    “哥你就不要想着出去了,阿姨说如果我放你走的话她就雪藏我,再把我派到本家教那些毛孩子。”一想到那些小恶魔们无辜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朴珍荣就一阵恶寒。
    “弘彬他……”
    “你现在担心的不是他,而是你自己,阿姨因为你找了个半妖快要气疯了,本来已经有了合适的联姻对象,你俩这样一来让阿姨很难做。”
    “那你呢。”郑泽运看向朴珍荣。
    “嗯?”看了眼被符咒捆得结结实实的郑泽运,朴珍荣伸手敲了一下他的脑门,“我又不是本家的人,而且在范他虽然是半妖,可家境也不弱啊,你嫌弃他半妖的身份?”
    “没……”如果他嫌弃出身的话就不会和弘彬在一起了。
    “那不就得了,阿姨说没有她的话,你们这几天都别想出公司,至于那两个,她不会为难他们,只要你们肯在这里安生待着。”
    不再言语,郑泽运开始放空,无形的烦躁让他有些不安,却又改变不了什么。变回原形,轻盈地调到朴珍荣肩上:“我累了,送我去休息室吧。”
    朴珍荣也不再说什么,顺了顺猫毛,权当是安抚了吧。
    而隔壁的气氛明显比这里好很多。
    “哥,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啊?他咬人吗?会不会很可怕啊?”有谦用他的大爪子扒着车学沇的衣服不松手,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狼妖呢。
    “一点都不可怕,他真的非常好呢。”车学沇脸上的骄傲让身边的两个孩子更加好奇金元植到底是什么样的。
    两个忙内像两个孩子一样缠着车学沇,将自己的任务完全抛在脑后,当然,即使车学沇想逃,门口的封印也足以拦住他了。所幸车学沇并没有冲出去的打算,他选择相信,无论是他的恋人,还是他的母亲。
    事实证明,金元植并没有让他失望,凭借出众的嗅觉和所给的提示,他们找到了结界的入口。这是一处比较隐蔽的山洞,里面很空旷,昏暗的壁灯忽明忽暗,金元植看了眼洞口外面,拉着李弘彬进了洞穴。
    这里仿佛并没有什么东西存在过的痕迹,明明有昏黄的灯火,却冷到骨髓。两个人走了大约十分钟,一点发现都没有,无论是继续前进还是回头都看不到一点盼头。
    两个人就这样拉着手也不说话,多少会有些不自在,就在他们松开手的那个空档,整个洞隧的灯火全部灭了。李弘彬的惊呼被人生生摁回嘴里,而金元植则被人拐了一下一个趔趄消失在暗道里。
    没有一点犹豫,李弘彬将林在范给他的纸符甩了一张到身后,虽然黑暗中看不到,李弘彬也只能搏一把了。遗憾的是,那张符并没有贴到来人身上,不过它最后的寿命里燃起的火光,足够李弘彬看清他的脸了。
    “元植呢?”
    “你不用担心他,现在你最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想从这里过去,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两个人一时僵持不下,反而被推到另一条隧道的金元植轻松不少,竟和那个“身份不明”的人聊起了天。
“我要去找弘彬。”
“不行。”
“为什么?”
“就是不行。”
“你的目的是什么?”
“阻止你帮他。”
“嗷。”金元植无话可说。
“你叫什么名字?”
“Jackson。”
“本名呢?”
“无可奉告。”
“为什么?”
“……”王嘉尔在金元植身上体会到了不输给段宜恩给他的挫败感,“只要保证你在这里就可以了,至于剩下的成不成就看他自己了。”
而李弘彬这边僵持了许久,双方的意图都很明显,李弘彬要过去,另一方要拦住。武力上李弘彬无疑是无法抗衡的,看来只能“智取”了……
虽然看清了来人,李弘彬却有些苦恼,自己并不知道怎么劝服他啊……不过仅有的几次交集让李弘彬快速想起那个午后……
“喂。”李弘彬抬头。
“嗯?”
“我们谈判怎么样?”慢慢凑近,李弘彬在他耳边用仅能让彼此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话。
那人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让出了一条路。
“记住你的承诺。”
“好。”看来,李弘彬赌对了。

我猫呢? 拾陆

16.妈见打
   “应该没人吧?”
   “你再慢一点我妈就回来了。”郑泽运舔着爪子窝在李弘彬怀里不咸不淡地损着金元植。
   “我记得爀儿给妈送来两条宠物蛇啊,别惊到它们吧。”车学沇有些犯怵,毕竟上次他变成原型去这里拿东西被那两条畜生生生捆成一坨。怎么会有这种不讲理的生物,不咬人,但就是喜欢把你捆起来。
   “它们应该和妈一起出去了,快点吧,不然待会儿妈回来了就完了。”郑泽运盯着门口,有些担心。
    身为这间办公室唯一一个智商还在线的“人”,林在范终于找到了抽屉里压着的几张符纸。咬破自己的手指,快速画上符文,再由郑泽运、车学沇的妖血作引,两张符飞快地附着在两只猫身上,毕竟血符是最快的了。
    “成功了!”金元植高兴得喊了出来,完全忘记自己现在偷偷摸摸的处境。
    “哟,是嘛,我看看?”
    一个女人的声音悠悠地出现在身后,金元植来不及反应就被贴上一道符现了原形。一时间除了身为半妖的林在范和李弘彬,以及门口站着的那位女士,剩下的全部都现了原形……
    “你们胆子不小啊,我就出去一趟你们就感乱用我的符纸,学沇任性也就算了,泽运你也跟着他们气我,在范你也不听话了,都想干什么?还有这两个小子又是谁?”此刻的猫妈妈非常恼火,然而回答她的只有一长串的喵喵喵……
    “喵(就是这样)。”郑泽运被一条蛇缠着,异常淡定地解释完事情的经过。
    “喵喵(没错)!”车学沇被另一条蛇绑着,处境也好不到哪去。
    “这就是你们合伙偷我的符纸的理由?”猫妈妈盯着自己面前这匹坐姿端正态度乖巧的狼和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的李弘彬和林在范,嘴角有些抽搐,“我说过我不会太干涉你们的感情生活,但是你们也差不多得了,学沇你居然找了匹狼!泽运你更过分,还是半妖?”
    “在范也是半妖……”
    “在范是我养了二十几年的宝贝!他呢?你们才认识几天就确认关系,而且出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万一你们拿错了符纸画错了咒,我就没儿子了!”猫妈妈越说越伤心,眼泪在漂亮的眼睛里打转,而旁边的金元植越发地乖巧。未来的丈母娘生气了……
    郑泽运想说些什么,却被猫妈妈抢先一步打断了。
    “时候也不早了,泽运你们刚变回来肯定身体还没恢复,在范呐,带他们去休息吧,我就下来和他们谈谈。”说着瞟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李弘彬和她脚边的那匹狼。
    “可是……”车学沇有些不放心,却又被猫妈妈堵了回去。
    “没有可是,在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出去。”不紧不慢地走向办公桌,这个女人的语气不容拒绝。
    认命地拎起地上两只被蛇捆成粽子的猫,林在范同情地看了眼李弘彬,转身出去了。

“坐过来点儿,让我看看你们。”靠在老板椅上,此刻的猫妈妈身上的严肃少了许多。“我姓郑,你们可以叫我郑姨。”
“郑姨。”作为一个还保有语言能力的,李弘彬从嗓子里挤出了这两个字。
“嗷(郑姨)……”
“你们两个是兄弟?”有趣地看着金元植,郑女士的眼神在他们之间徘徊。
“嗷嗷嗷(我们一起长大)”金元植此刻就差把“乖巧”两个字刻在头上了。
“我们是兄弟,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们一起长大,就像亲兄弟一样,我和我妈妈在我小时候捡到了元植……”
安静地听完李弘彬的陈述,郑女士对金元植的印象改观了不少。
“我家学沇体内的内丹是你的吧?”
“嗷(嗯)。”
“为什么要把内丹给他,要是你有内丹,我刚才那张符还真不一定能镇得住你,泽运也就是吃了刚刚变回来还没来得及运行内丹的亏,学沇直接就没反抗。”伸出手挠了挠狼脑袋,郑女士表示,手感不错。
金元植此刻有些委屈,被未来丈母娘蹂躏头毛,还不敢动,怕惹她老人家不高兴,金元植感觉自己现在比狗还憋屈……
“你呢?”话锋一转,郑女士看向李弘彬,“你又能给我们泽运什么呢?你兄弟至少还能分出个内丹给我们学沇,你一个半妖恐怕连内丹都没有吧?”
平静的语气却给李弘彬带来了最深的伤害,她说对了……李弘彬低头不再说话,他也知道自己对郑泽运一点帮助都没有,他没有内丹,不会法术,甚至连保护自己都做不到。
“不如这样吧,我有个老朋友,前一阵子刚好除掉了一个恶贯满盈的妖怪,手里呢,暂时空出一个内丹,如果你能从他那把内丹拿来,我就考虑一下接受你们。”挑起李弘彬的下巴,郑女士也惊艳于他的美,“多漂亮的人儿啊,可惜是个半妖……”
“我答应。”平静地看向郑女士,李弘彬此时想用最快的时间拿到内丹。
“嗷嗷(我保护他)~”
“那就太好了。不过在这期间你们可不能和我儿子联系哦~最好从现在起什么都不要说。”捏了下李弘彬的脸,郑女士转身离开了。
“我会把地址给你们,成与不成就看你自己了。”林在范走进来将一个信封递给李弘彬,并不留痕迹地塞给他几张符咒,并在他耳边小声告知“好好保护自己,我把符咒的使用方法连同地址放在信封里了,你们保重。至于泽运他们,可能近期都不能出公司了,放心吧,你们会再见面的。”将手中的内丹打进金元植的身体,林在范走出了办公室。
李弘彬捏着手里的信封,旁边是变回人形的金元植。看来,成与不成,就看这一回了。

看来弘彬尼要拼一回了ヽ(´・д・`)ノ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๑•ั็ω•็ั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