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杂食……星光……欢迎留言╮( •́ω•̀ )╭

停更删文(暂时)通知……

嘿!大家好久不见啦,塔玛这个学期很忙,很多实验,很多考试,很多要想的事,所以没有勤劳地更文,不好意思啦。没有想到有一天“可以不爱请别伤害”这句话能用在我身上,这几天发生了许多事,无论是网络上,还是我本人。所以,放心吧我不会退圈哒就是最近查的严嘛我就要暂时删文啦,等寒假我把那个AO3搞定之后再给你们搬回来哈(´థ౪థ)σ ,《红玫瑰》《只你一人》也要暂时停更一下下,不过文还是要写的,那咱们就走清纯可爱风吧(你猜我是不是这样想的)~正好以前亲故给我的脑洞可以拿来写小故事啦,不过这要等我把手头的东西都完成哦~

大家都要快乐鸭~

日常表白碧斯사랑해 ~


郑泽运生贺之爀运小段段(女装预警)

哈!我回来了……最近有点忙,实验有点多,所以就没有很多时间(╥╯^╰╥)虽然未来的一个月都是这样,不过我会在假期回来哒!我的最爱太滚尼生日快乐呀~우리 레오 파이팅 !사랑해요 (*^ω^*)


以下为正文


好了,这次换郑泽运生气了。他前阵子就差把肝交了才腾出这一天的空闲,韩相爀呢?从中午就不见人不说,电话也不来一个,好不容易来了个电话还是让他开门拿快递。望着被自己随手摔在门口的快递,郑泽运起身准备拿快递撒气。那是个精致的盒子,白色的包装,郑泽运回想了一周内他的购物记录发现他并没有买这个东西,难道是韩相爀的?

迟疑地解开盒子上的蝴蝶结,郑泽运的动作很轻,眉头却紧紧皱在一起。盒子里,是一件漂亮的裙子,柔软,泛着柔光,让人有一股保护欲,如同这裙子的主人一样吧。他早该发现的,韩相爀的心从他这里离开的事实。这算是比较委婉的暗示了吧,郑泽运感觉自己喉咙发紧,自己该离开了。他脑中一片空白,视线在门口与沙发之间乱瞟,或许是怕自己哭出来,郑泽运起身飞快地收拾着东西。

他的东西很少,只有几件衣服几双鞋和一个箱子,以及一枚戒指,那是韩相爀送他的情人节礼物。将手指张开,对着阳光打量了许久,郑泽运发现自己很久没有戴戒指了,金属冰凉的触感让凉意从指节传遍全身。不相信地打开行李箱,他一定有什么东西忘记了,一定。可他翻找了半天,直到窗外的阳光消失,夜幕降临,都没有找到那个被他遗忘的东西。或许他找不到了,即使找到,也带不走。

玄关传来开门的声音,郑泽运才意识到已经是晚上了,他要离开了。也好,面对面道别或许会让他从容一些吧,至少在韩相爀眼中,他离开的背影不会那么落寞。

“怎么?”见了门口的箱子,韩相爀噙着笑,看来自己的恋人状态不太对啊。

“你……”郑泽运气得说不出话,他是要自己难堪么,“不是已。经这样了么。”

“嗯?”韩相爀见郑泽运也不说话,他旁边是那条裙子。这个笨蛋一定是误解了这条裙子,韩相爀忍着笑意,继续逗他,“看到了?”

“嗯。”郑泽运坐在沙发上,没有多余的话,他在等,等一个解释。

“嗯哼?”点上一根烟,深吸一口,让烟草的香气萦绕在四周,白色的烟雾飘向郑泽运,似有似无地勾引着眼前这个男人。

“呵。”

韩相爀将手指伸到恋人的锁骨周围,不出意外地,自己的手被拍开了。强制性地将人拉近,嘴里的烟缓缓喷洒在郑泽运脸上,白皙的脸庞上游走着一层薄薄的烟雾,竟让韩相爀想要吻上去。被烟草味呛到,郑泽运烦躁地拍开他的手,对方暧昧又轻浮的举动惹恼了他。感觉自己已经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了,郑泽运起身打算离开。

“你啊……”将人拉回自己怀里,揉着他头顶的碎发,韩相爀被郑泽运过分发达的联想能力逗得哭笑不得。“你见过哪个女生会穿尺码185的裙子啊。”有些凉意的手伸进郑泽运的衣摆,蹂躏着里面的两颗红豆。

“你放开!”郑泽运眼里含着泪 ,他好委屈,委屈到不想反驳。

“是给你的啊……”

“嗯?”郑泽运眼角的泪滑下去,呆滞的表情在韩相爀眼里竟有些滑稽,紧接着他的呆滞转变成了惊恐,“你你你……你放开,松开,放开我,变态!”

现在走还来得及么……郑泽运懊恼自己为什么不来个不告而别,留在这里等这比被绿还要屈辱的炼狱时刻。

“来不及了……哥我忍不住了,所以就不等你自己穿了吧。”随即状似认真地看了看不知何时被他拿在手里的裙子,“等我尽兴之后哥再穿给我看吧,嗯?”

郑泽运被自己欲念过盛的恋人弄得红了脸,只能点头应了声“嗯。”

“生日快乐……我的爱。”


【只你一人】03 all运

上一章戳这里

第三章 召唤你
郑泽运从沐浴到换衣就寝整个过程眉头都是紧皱的,侍女们虽不明所以,但也不敢多嘴去问。只有她知晓,窗外已经黑下来的世界暗潮汹涌。妖气在屋顶聚集,整个内殿逐渐被灰色的妖气吞噬,郑泽运感觉自己快被这妖气压迫得喘不过气了,她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他们想逼她自己出来。
“呵,想的倒美。”轻蔑地望向窗外,又低头抚弄着手中的那枚黑羽,“颂春。”
“大人有何吩咐。”
“那灵犀香还有多少?”
“回大人,仅一盏了。”颂春见郑泽运皱眉就又补了一句“那灵犀本就稀少,何况每五年也就三壶,大人每年都要分出五盏燃了,您要急用奴婢明日便差人去宫中取。”
“罢了,取来吧。”郑泽运每年都会燃几盏灵犀香唤车学沇出来一聚,这是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可眼下只剩一盏……郑泽运有些不舍却也无可奈何。
手持驱魂香走遍整个内殿,将无辜亡魂以及寄宿小鬼驱走,郑泽运盯着手中的灵犀香看了许久,终是抬手点燃了它。手中的黑羽轻抖,也就着那星火燃成了灰。但愿那妖怪能找来这里吧,郑泽运竟有些期待。
“颂春。”
“在。”
“你下去歇下吧。”
“是。”
郑泽运一人在偌大的内殿踱着步,直至窗外传来颂春的惊叫。
“颂春!”
颂春被一个浑身布满黑色胡须的巨型犬拦腰叼着,那畜生此时用仅有的一只眼盯着郑泽运看,是不是还会加重嘴上的力道,让颂春的惨叫声提醒对方该怎么做。殿外传来侍卫宫女的动静,却被颂春呵斥着退了下去。
“法师大人吩咐,除了颂春,其他人等不得入内,都退下!”
郑泽运用仅有的灵力幻化的羽箭清除了一批旁观亦或是想要分一杯羹的小鬼,再环望四周,依旧没有那人的影子。眼看那灵犀香快要燃尽,驱魂也只剩半盏,郑泽运咬牙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将血引进盏内,心里只想着但愿那乌鸦能比那闻着血腥味儿来吃她的恶鬼快一点,不然她就当真活不过成年了。周围的鬼怪越来越多,开始殃及外殿守夜的人,郑泽运索性将内殿的结界打开,这样外殿无辜的下人才会安全一些。
最后一丝驱魂燃尽,郑泽运被妖物四散刮出来的妖风吹得青丝散开,衬着那清冷白皙的肌肤竟好看的紧,周围的鬼怪显然更兴奋了,怪叫着从郑泽运身边穿来穿去,有些大胆的竟直接从她身旁刮过去。郑泽运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一声撕裂般的鸣叫从远处传来,一只渡鸦红着眼冲向内殿,凄厉的叫声让那些凑热闹的孤魂野鬼慌不择路,一时间就只剩那还叼着颂春的恶犬和那渡鸦在对峙。
天色将明,那恶犬分明有憎恶阳光的迹象,索性就摔下颂春径直跑走了。那渡鸦追了出去,直至天色完全亮起来,才见他回来。
“没受伤么?”那漆黑的渡鸦停在屋檐,颂春被侍女扶着下去养伤了,郑泽运身边围了一圈侍卫,见这漆黑的不祥之鸟,正准备驱赶。
“退下吧,那是我的友人。”侍从见状便退下处理其他琐事,只留她与那鸟。
“不打算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弘彬。”
李弘彬转身要走,郑泽运却说:“不留下来么?”
见那人顿住,郑泽运走上前径自抓住李弘彬的手,也不顾他的僵硬,自顾自说着:“你一走那恶犬再回来怎么办?”
“它不会来了。”
“你怎么知道?”郑泽运依旧抓着李弘彬不放,她没想到那人竟因这句戏弄的追问而真的闭了嘴。不甚在意,只当那是一时的窘迫,郑泽运继续纠缠他“那恶犬再来,你又不在,我怎么办?”
若是车学沇见了她这副模样,估计会嫉妒得现原形吧,郑泽运暗自想着。她本不想这般纠缠,但眼下能找到的妖鬼,也就只有他了。那游魂……不知去了何处。
“在想什么?”
“嗯?”
“也不知道是谁刚才拽着我不放,这会儿就开始怠慢了。”李弘彬难得开一次玩笑。
“你知不知道后山上曾有过什么东西?”
“什么?”
“比如游魂……”
“没有。”李弘彬的回答斩钉截铁,“这座后山历代受山神庇护,游魂是不允许进入的,即使那游魂无意闯入,也会被山本身净化的。”
“嗯……”郑泽运明显不信,她不傻,上一世遇到的,分明是游魂,虽然能凝聚成实体,但也非常虚弱,若不是她将自己的灵力给了他,那游魂恐怕……不去想下去,郑泽运没想到仅是灵力分给了他,她对那游魂的在意竟如此多。“你择日就搬来府上吧。”
“嗯?”李弘彬没想到郑泽运是认真的。
“你搬进来就定在内殿旁的偏殿,就当你是我的式神……”
“不必,”李弘彬对那两个字尤其地在意,“我本就是那山上的一只闲散妖怪,自由惯了。我会护你周全,只是因为你合了我的眼缘罢了,活了那么多年,总要有件事拿来消磨时间。”
见郑泽运不再说话,李弘彬别过她径自飞走了,而郑泽运也不恼,只当是那妖怪岁数大了,脾性古怪,让她欣慰的,是那妖怪临走留了名字,李弘彬。她到外殿陪颂春说了几句安抚的话,随即绕道去了后院的老槐树那里。有件事,她必须弄清楚。
“有人吗?”郑泽运甩着手里的酒壶。
“没有啊。”
“那我这酒可就拿回去了。”郑泽运拎着酒壶头也不回。
“别呀,你这女人我逗你一句怎么就当真了?”
郁郁葱葱的槐树前冒出一只小鬼,绿色的皮肤加上木质感的鼻头看着就很有喜感。他上前一把夺过那酒壶,接着像是怕郑泽运要回去一样一饮而尽。擦擦嘴,那小鬼显然过足了酒瘾,便开口道:“说吧,找我又想知道什么呀?”
“你可曾听过,这后山上有过这么一只游魂?自身带着一些灵力,现在他的灵力应该很强了吧。”毕竟自己的也给了他。
“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肯定是没有的啊。”那小鬼故作深沉地压低了声音,“也对,你才几岁啊,我在那后山上到处逍遥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冥界的哪条河里游泳呢。”
那小鬼突然凑近,由于个子不高只能攀在树上挂着,居然有点可爱。
“小女娃,你可知道后山那十几年前惊天动地的大事件?”
“不知。”
“十几年前,也就是上任法师还在世的时候,那时候还没有你,你不知道也情有可原。”小鬼盘坐在树梢老神在在,“十五年前,泽运大法师薨逝,举国同哀,那是你们人间的大事,其实在泽运法师薨逝的前几天,这后山上的主,也换了。”
“只听说那天电闪雷鸣,山崩地裂,我们的上一任山神和现任的山神大人殊死一战,一时后山是妖鬼齐哭,四处逃窜啊。据说我们现任的山神大人用他的匕首硬是活生生剜走了那上任山神的颈上红玉啊……而我在那几天更是四处打点,忙得不可开交……”
眼见那小鬼又在夸大其词,郑泽运索性当他在讲故事,听听就行了,那天的灵力波动她是感知的到的,所以那天她纵是知晓自己时日不多仍要上山看看,也就是那天她才遇到那可怜的游魂。不再理会那小鬼说的,郑泽运抬脚就往山上走。李弘彬说那恶犬不再来,必然是除掉了吧。
而此时逃似的飞往后山山顶的李弘彬正拼命地煽动翅膀让自己忘记那女人提出的邀请,而前世郑泽运的脸一直在他脑海挥之不去,尽管他努力告诉自己,那只不过是一个命不久矣的人类,而那女人临死之前的邀约不过是虚无的念想。可是,这一句话,竟成了他的心结。那人已经走了,叫他如何答应别人?振翅落地,黑色的渡鸦,血红的双眸,正赤裸裸地看着眼前那人。那男子也不恼,只是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那男子俊秀的外表有着让人一眼就能陷进去的魔力,却不知这皮囊底下到底藏着什么不得人知的秘密。山顶的风在那渡鸦与男子之间回旋,拂起那男子的衣领,那修长脖子上猩红的玉石上的纹路竟也随着这风来风去而变化不停,好看的紧。
“想好了?”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我当然会同意。”那渡鸦望向山脚方向的府邸,声音听不出喜悲。
“没想到我们这凶悍的渡鸦大人,竟也有痴情的时候。”
李弘彬不再理会那人,只当是他自言自语,当即一个起身飞向山脚,而他不知道,郑泽运正拿着酒壶走到了山腰。
郑泽运努力回忆着上一世和那个游魂相遇的地方,寻找一圈无果,只能坐在就近的一棵树下无聊地晃着酒壶。李弘彬竟没有来寻她,郑泽运撇嘴,索性喝起了壶里的酒。眼见着天色暗下去,郑泽运环望四周竟不知自己已经走到了林子深处,正要起身离开,身后却传来一个男声。那声音恭敬得有些颤抖,就在她身后,郑泽运听那人终于有了踪迹,只是低头无声地笑。
“您可是十五年前的那位法师大人?”
“你说呢?”

Tbc

只你一人 all运

第一章

第二章  再遇
“这次想要什么身体呢?”车学沇环着泽运的腰,将下巴抵在他的脖颈,熟悉的草木香气让车学沇越发舍不得放开。
“女人,高一点。”
“上一次的不好么?”
“你喜欢?”
“我只喜欢你呀。”为了躲避泽运眼神的拷问,车学沇耍赖地摇晃着他的肩膀,“为什么非要用女体呢?”
“无需每次都用本体,最后一世才可,我必要比谁都小心,毕竟……”
“等你结束这几年,我们就离开。”接过泽运的话头,车学沇再次将人搂入怀中。他明白郑泽运在担心什么,本体方便,但也危险,认识他们的精怪不多,但也不少,毕竟他们两个还在修炼时就领略过一些,好坏难辨,难免会有存歹心者,入世历劫的精怪,可是值不少道行呢。
“女体没办法附加一成妖力,你会很吃亏的。”车学沇企图让恋人改变心意,“就凭人类的那点儿法术,一旦出了什么事,只能看命数。”
“无妨,女体的话可以不用削去灵目,可辨妖鬼,再者,如若成真,也只能怪我命格不佳……”
“如果,”再次阻止郑泽运继续说出不吉的话,车学沇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口了,“如果实在不行,你就在那里寻一个能护你周全的人。”
“你当真舍得?”有些惊讶车学沇竟能如此让步,郑泽运往前一步将脸凑上去,本就薄凉的唇轻轻蹭过对方的鼻尖,看到对方用带着爱意的眼眸盯着自己时,郑泽运不再逗他。
“舍不得呢……”搂着郑泽运的细腰,车学沇孩子气地左右晃动。他当然舍不得,可那又如何呢?自己身居险位,险些自顾不暇,如若不出此下策,恐怕郑泽运在人间能不能活到成年都是个问题。
“你无须担心我,反倒是你自己,在地府要保重。”
“嗯。”
“拿上这个,”车学沇从怀中取出一枚魂玉,“魂魄受到威胁时就把这个摔碎,你就可以直接回地府了。”
“虽然不会用到,不过我还是拿走,省得你又要念我。”拿了那魂玉,郑泽运最后看了眼车学沇,转身便投了人间。不过郑泽运没有料到的是,那魂玉还当真用到了,只是结果让人难言。
再睁眼已是人间,郑泽运抬手看看自己现今幼小的肉体,心情竟还不错。侍女很适时地扶她起来,习惯性地望向窗外,尽管空无一物但还是很吸引郑泽运。毕竟她还要等几年才能出这个屋子,且不说灵目还未完全觉醒,她本身的气息还未收敛完全,光是一点气味就能让这附近的妖物们像见了蜜的苍蝇一样蜂拥而上。
不过这种看似清闲实则有些枯燥的日子过得很快,郑泽运已经可以自由行动了。早先的婴儿身体现今已经长成了半大少女模样,长期居于室内让她的肌肤似玉般通透,长发随心地披在肩上,和上一世冷清的眉眼略有些不同,这一次的郑泽运身上冷清的气息减了不少,
许是很久没有这般自由了,郑泽运竟一时不知该去哪里。观望了一下四周,她抬脚向宅邸后方的山上走去。她没有忘记那日车学沇的话,所以她才来寻那孤魂。不过这次并没有如她所愿,那孤魂并没有出现。郑泽运找了一圈,便随便寻了处阴凉坐下了。据说有神明居住或封印着妖物的山会格外祥和,郑泽运先前倒没发现,这一坐下仔细观望打量才发现,周围当真安静得紧。正打算闭眼歇息片刻,不曾想竟凭空出现了个声音。
“这会儿不回去,等天黑下来你兴许就走不了了。”
郑泽运只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回头看到枝头停着的那乌鸦时,便想起了上一世结束时与她闲聊的那只乌鸦,不正是它么?
“我当是什么,原来是只会说话的鹩哥。”并不打算与他多言,郑泽运起身欲离开,却发现那乌鸦竟跟上了自己。
“怎么?你迷路了不成?”
“送你下山。”
“不知今天是什么能让您有这般心思?”
“你和那个人很像。”
“何人?”
“故人。”
自知自己就是那“故人”的郑泽运一时答不出话来,只得撇嘴走在前面。她尚未成年,当然不曾发现四周似是窥视自己的游魂,只当是那乌鸦许久不见人了,偶尔发了次善心罢了。
“今晚就不要出来了。”
“又是为何?”
许久没有答案,郑泽运才发觉那只乌鸦早就没影了。斜阳的余晖洒在她身上,原本有些凉薄的脸也跟着有了些烟火气,深深吸了最后一口外面的空气,郑泽运抬头便望见了大门外候着她的侍女。少女周身被神明眷顾般的金辉让仆从看呆了的同时,也惊艳了隐于不远处的李弘彬。
“驱魂香可还有?”郑泽运转头询问侍女。
“仅存两壶。”
“待会儿拿来,今晚便燃了。”
“是。”
郑泽运的灵目虽未完全觉醒,但她依旧察觉到了什么。捏着那乌鸦状似无意沾在她后领处的黑羽,郑泽运竟罕见地皱了下眉。
“取那灵犀香来,吩咐下去,今晚守夜的人只守外厅即可,莫要进来,内室只留颂春在门外候着。”
天色转眼间就黑下来了,郑泽运抬头看了一眼才想起,今日是夏至,没有那月光,府中的结界怕是要削弱不少。
“天要黑了呢。”指尖轻抚那黑羽,郑泽运的话听不出喜悲。

tbc

关于百粉点梗

嘿!又到了激动人心(划掉)的时刻,经过精挑细选挑出了两名幸运读者_(:ᗤ」ㄥ)_
抽出来的cp是   爀N @JC🍊
然后是剧情题材       校园  @ZHYYAAA__
最后再来个写手buff   十九禁
完美_(:ᗤ」ㄥ)_完成之后我会@你们哒~
突然想到,今晚《只你一人》第二章即将上线啦~

我猫呢? 七夕小番外


  今年七夕,自从不知多久前,车学沇随口提的一句好想在情人节收到一满盒珍珠之类的话,金元植心里的小算盘就开始敲敲敲。终于,在为难了无数母蚌之后,金元植终于集齐了满满一盒子鸽子蛋那么大的珍珠,他认为,这样才能体现他的诚意。
  “学沇……”
  “嗯?怎么了?”车学沇望向欲言又止的金元植。
  “今天是七夕……”
  “啊,我知道,但是我的舞团今晚有七夕的特别舞台,所以只能委屈你了。”
  “不是……”我有礼物要给你。
  “乖,我晚上还要教在焕法术,Jackson的舞还没有编完,你自己玩儿,嗷。”
  补偿似的摸了摸眼前这只“大型犬”的头,车学沇转身继续忙舞台的布景。迷茫的元植儿选择回酒吧找自己的兄弟求安慰,却不想受到了又一记暴击。他真的不敢相信以前那个朴素随便甚至有点糙的人,恋爱后会变得如此……少女心?虽然还是原来那样嘴巴毒,但是他居然看到了一丝柔情?!
  郑泽运双手抓着李弘彬的一只胳膊,耳根红透了,羞得抬不起头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怎么了,实际上……不就是一束玫瑰么,还是你送别人,金元植心中各种吐槽。
  “不就是七夕么,以前就没过过七夕,而且我一个男的你送我红玫瑰,傻不傻呀。”嘴上这么说,但是从动作上还是可以看出,李弘彬是很开心的,竟然破天荒地主动献吻。郑泽运居然有些无力地攀住了他的脖子,此时金元植心里除了各种卧槽,还对眼前这两个的攻受产生了疑问。
  转身离开这个伤心之地,金元植去了车学沇舞团的现场。坐在台下痴痴地看着台上的人,金元植回想起他们相遇的场景,一不留神竟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金元植才被车学沇叫醒。
  “我……”
  “嗯?”故意逗他,车学沇不说话,就这样看着他。
  “我不是故意睡着的。”
  “嗯。走吧,去过节。”
  “你不是要教在焕法术么……”
  “爀儿说今天他教。”
  “Jackson不是要排舞么……”
  “他已经被Mark拖走了。”
  “你……”
  “哎呀,有完没完?”伸手堵住恋人的嘴,车学沇将下巴抵在金元植颈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颈间,撩拨着金元植的神经。“只有元植哦。从现在开始到明天,我就只和元植在一起哦。”
  “嗯呜~”像一只大狗狗一样委屈地搂着车学沇,金元植感觉自己迎来了久违的光明。
  “七夕快乐,我的爱。”

大家七夕快乐!最近好多事情要做,一时真的脱不开身,等我忙过这一阵,我就勤快一点……我还收了一个小姐姐的脑洞呢……一直磨蹭到现在我好抱歉(。•́︿•̀。) @美颜盛世我LEO 我会尽快把成品交出来的(不要打我我真的有难言之隐)撒浪嘿~

《只你一人》正式开坑!
还有……百粉点梗……我放在了《我猫呢?》的大结局底下,估计是凉了……如果你有想法……嗯……评论里提一下?

嘿!我回来了……这是我第一次写爀运( •̀∀•́ )虽然不怎么嗑这对但是开车发糖都意外地好用呢ヽ(´・д・`)ノ感谢星光小姐姐们的慷慨配图,我看着效果还行嘿~
等我考完试就可以暴风更文了(ง •̀_•́)ง大家加油复习啊……

车学沇生贺之爀N小甜饼

   为了这次回归,车学沇已经连续几个月没吃几口“人间的食物”了,当然得到的回报也比较乐观,两颊的肉没有了不说,还平添了几分仙气。但是仙子也是有下凡的时候滴~于是活动结束后,我们的车仙子打算把自己这一段时间攒下来的炸鸡券、甜品券以及各种“人间食品”代金券都用掉。可是!车仙子发现自己偷偷攒下来的一小打券全部都没有了……会是谁呢?
车仙子:豆儿有没有看到我的炸鸡券?
豆:没有。(低头打游戏中)
车仙子:真的嘛?
豆:……
好吧,下一个。
车仙子:在焕呐~
在焕:嗯?
车仙子:你知道谁拿了我的代金券嘛?
在焕:(顾左右而言他)没……啊我要去买小泡芙哥你要吃吗?
车仙子:好啊好啊~
呃,好像忘了什么……
车仙子:植儿~
某植:(修仙之后)嗯……
车仙子:没事……你好好休息……
终于……某仓鼠拿着炸鸡甜品等一系列可疑物品鬼(正)鬼(大)祟(光)祟(明)地飘过……
车.炸毛.仙子:太滚尼!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仓鼠:嗯?
车仙子:是不是你拿了我的炸鸡券!
仓鼠:爀儿给的。
车仙子:……
迫于团霸的威严,车仙子犹豫了一下,不过为了自己的炸鸡,他豁出去了……
车:爀儿啊。
爀儿:嗯?
车(慈母笑):爀儿拿了我的炸鸡券么?
爀儿:嗯。
车:内心OS:你为什么要这么爽快地承认……
爀儿:作为补偿我请哥出去吃吧。
车(眼前放光):好呀好呀~
各位,请不要忽略此时团霸意味深长的笑……
晚上回来
爀儿:哥吃饱了吗?
车仙子:嗯!
爀儿:可是我没有吃饱呢。
车仙子:嗯?
爀儿:那我就委屈一点吃你吧。
车仙子(已被扑倒):嗯?!

接下来发生的事请尽情想象……(假装有列车开过)
作者已顶锅逃跑……

我猫呢? 拾柒

17.等待与被等待
   郑泽运面对笑得满脸褶子的朴珍荣有些无力,看着门口的看门蛇以及旁边手上拿着一把镇妖符随时准备糊自己一脸的崔荣宰,他觉得自己这一时半会儿是出不去了。而郑泽运此刻一点都不打算把希望寄托在他的平生知己身上,因为他的平生知己就在隔壁,而且被一只狮鹫和一只灰鹤缠着,最致命的是,那扇门有林在范的封印加持,根本出不来……
    “哥你就不要想着出去了,阿姨说如果我放你走的话她就雪藏我,再把我派到本家教那些毛孩子。”一想到那些小恶魔们无辜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朴珍荣就一阵恶寒。
    “弘彬他……”
    “你现在担心的不是他,而是你自己,阿姨因为你找了个半妖快要气疯了,本来已经有了合适的联姻对象,你俩这样一来让阿姨很难做。”
    “那你呢。”郑泽运看向朴珍荣。
    “嗯?”看了眼被符咒捆得结结实实的郑泽运,朴珍荣伸手敲了一下他的脑门,“我又不是本家的人,而且在范他虽然是半妖,可家境也不弱啊,你嫌弃他半妖的身份?”
    “没……”如果他嫌弃出身的话就不会和弘彬在一起了。
    “那不就得了,阿姨说没有她的话,你们这几天都别想出公司,至于那两个,她不会为难他们,只要你们肯在这里安生待着。”
    不再言语,郑泽运开始放空,无形的烦躁让他有些不安,却又改变不了什么。变回原形,轻盈地调到朴珍荣肩上:“我累了,送我去休息室吧。”
    朴珍荣也不再说什么,顺了顺猫毛,权当是安抚了吧。
    而隔壁的气氛明显比这里好很多。
    “哥,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啊?他咬人吗?会不会很可怕啊?”有谦用他的大爪子扒着车学沇的衣服不松手,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狼妖呢。
    “一点都不可怕,他真的非常好呢。”车学沇脸上的骄傲让身边的两个孩子更加好奇金元植到底是什么样的。
    两个忙内像两个孩子一样缠着车学沇,将自己的任务完全抛在脑后,当然,即使车学沇想逃,门口的封印也足以拦住他了。所幸车学沇并没有冲出去的打算,他选择相信,无论是他的恋人,还是他的母亲。
    事实证明,金元植并没有让他失望,凭借出众的嗅觉和所给的提示,他们找到了结界的入口。这是一处比较隐蔽的山洞,里面很空旷,昏暗的壁灯忽明忽暗,金元植看了眼洞口外面,拉着李弘彬进了洞穴。
    这里仿佛并没有什么东西存在过的痕迹,明明有昏黄的灯火,却冷到骨髓。两个人走了大约十分钟,一点发现都没有,无论是继续前进还是回头都看不到一点盼头。
    两个人就这样拉着手也不说话,多少会有些不自在,就在他们松开手的那个空档,整个洞隧的灯火全部灭了。李弘彬的惊呼被人生生摁回嘴里,而金元植则被人拐了一下一个趔趄消失在暗道里。
    没有一点犹豫,李弘彬将林在范给他的纸符甩了一张到身后,虽然黑暗中看不到,李弘彬也只能搏一把了。遗憾的是,那张符并没有贴到来人身上,不过它最后的寿命里燃起的火光,足够李弘彬看清他的脸了。
    “元植呢?”
    “你不用担心他,现在你最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想从这里过去,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两个人一时僵持不下,反而被推到另一条隧道的金元植轻松不少,竟和那个“身份不明”的人聊起了天。
“我要去找弘彬。”
“不行。”
“为什么?”
“就是不行。”
“你的目的是什么?”
“阻止你帮他。”
“嗷。”金元植无话可说。
“你叫什么名字?”
“Jackson。”
“本名呢?”
“无可奉告。”
“为什么?”
“……”王嘉尔在金元植身上体会到了不输给段宜恩给他的挫败感,“只要保证你在这里就可以了,至于剩下的成不成就看他自己了。”
而李弘彬这边僵持了许久,双方的意图都很明显,李弘彬要过去,另一方要拦住。武力上李弘彬无疑是无法抗衡的,看来只能“智取”了……
虽然看清了来人,李弘彬却有些苦恼,自己并不知道怎么劝服他啊……不过仅有的几次交集让李弘彬快速想起那个午后……
“喂。”李弘彬抬头。
“嗯?”
“我们谈判怎么样?”慢慢凑近,李弘彬在他耳边用仅能让彼此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话。
那人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让出了一条路。
“记住你的承诺。”
“好。”看来,李弘彬赌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