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杂食……星光……欢迎留言╮( •́ω•̀ )╭

我猫呢? 拉车 芸豆『叁』

2.李弘彬的顾虑(开车开车开车)
    李弘彬在吧台抿了一口酒,越想越担心,金元植那家伙,不会做出太过分的事吧?(都把人扛走了你还想多过分)越来越担心,李弘彬起身示意服务生看着场子,转身上了二楼,他没猜错的话,金元植应该把刚才那个男的扛到“那里”了。
    一定意义上来说,李弘彬的顾虑是正确的,他站在门外,脸上的表情,嗯……很精彩。通了通自己的耳朵,李弘彬的脸冻住了,没想到金元植居然是这种人,深藏不露啊……
    “你先放开我,咱们素不相识,你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妥呢?”伴随着一阵挣扎,车学沇得以暂时挣开金元植的束缚,他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企图心平气和地与眼前的人交流。
    “我叫金元植。”
    “嗯?呃,我叫车学沇。”
    “现在认识了。”此时衣服的撕裂声加入了战场。
    “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啊!嗯……你放手啊,不要摸这里……哈……好痒,这里不可以啊!你放开我……”
    李弘彬的眉毛皱在一起,嘴唇也紧紧抿着,然而这并不影响他偷听下去的兴致。
    “你想干什么,我不要,你不可以唔……”
    “乖,张嘴。”
    “我不,你把那东西拿开,我不要!啊,你的手在摸哪里,不能再往下了,住手,我叫你住手,啊……啊……好奇怪,嗯……用力,啊……”
    “抬腿,来,把腿打开……”
    “我不,你放开那里啊……”
    “乖,放松,把嘴张开。”
    “我不,你不要过来,啊,啊……你……啊——啊!唔……”
    李弘彬感觉后背的毛都竖起来了,没想到啊没想到,和自己生活十五年的男人,居然,居然会做出这样不可描述的事。真的是,妙啊……李弘彬此时内心居然有一点点欣慰,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养的猪终于会拱白菜了一样。同时,他对车学沇居然一点同情都没有,不过,这也就奠定了以后他们两个“相爱相杀”的基础。其实不得不说,李弘彬想得有点多,虽然房间里面发生的事和他想的并没有多少出入。那么问题来了,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车学沇被甩在床上有些发慌,他有些紧张地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虽然他长得还不赖,但是也没到让人疯狂的地步吧?车学沇疑惑之余抬头环顾了四周,当他看清了房间里摆放的东西时,他彻底不淡定了。猫抓板、逗猫棒、毛绒玩具、弹簧鼠、猫爬架,以及眼前被自己瞬间定义成“变态”的男人。
    咬了咬牙,敌强我弱,只能议和,“你先放开我,咱们素不相识,你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妥呢?”车学沇看这个人应该是好说话的,所以企图和他心平气和地解决问题,哪知道,他的话算是白说了。闪躲着眼前金元植的触碰,车学沇有些慌了。猫妖在兴奋时会露出耳朵和尾巴,而此时的车学沇发现,自己的猫耳朵出来了,这个男的的手法简直可怕,车学沇的脸上此时居然跑出来两朵红晕。
    金元植看着眼前的猫,内心波涛汹涌,明亮的眼睛,一张一合的嘴,动听的声音,以及迷人的身段,好想吸一口……不顾车学沇的抗拒,金元植掰开他的胳膊,专注地看着车学沇,探身过去,将头放在车学沇的脖子上,金元植深吸一口气,随即陶醉地舔了一口车学沇的后颈。这一舔彻底让车学沇炸毛了,他要赶紧离开,不然这个男的不知道要对自己做出什么事。起身推开金元植,车学沇企图冲向门口,但是还没离开床就被身后的人拽回来。跌坐在金元植怀里,车学沇不敢看身后人的表情,凭借气味他知道,身后的人比自己强大,狼妖特有的气味让他的后背一僵。
    满意得搂着车学沇,金元植将头埋在他的后背,嗅着他的味道,不安分的手开始解车学沇的衬衫扣子。车学沇慌张地挣扎着,他扣住金元植的手,不让他继续下去,但最后还是屈服了。金元植咬住了车学沇的后脖子,瞬间一股酸麻贯穿了车学沇的整个脊梁,他忍不住呻吟出声。被自己的呻吟吓到,车学沇抖着猫耳朵,颤抖地哀求着金元植,不过他的哀求让金元植的眼神更加迷离。完了完了完了,难道自己今天就这样交代在这儿了?车学沇的内心是绝望的,而金元植解开了他的衣服后,嘴唇顺着后颈一路往下,来到了车学沇的尾骨附近。惊叫一声,车学沇触电似的挣开金元植,他的脸更红了,尾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冒出来,在身后一甩一甩地。
    看来,自己的抚摸起了效果,金元植看着眼前的车学沇,心跳快了不少。起身,金元植走向不远处的柜子,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罐东西。车学沇感觉到刚才还在“折磨”自己的人的离开有些不解,甚至……还有些不舍?不过他很快就陷入了更大的恐惧,因为他看到,金元植手里的罐子上,赫然写着“猫薄荷”三个字。不能这样,这样的话自己会失控的,本来自己的发情期刚刚忍过去,身体正是最虚弱的时候,这样搞,会出猫命的!惊恐地向身后退去,车学沇用行动抗拒着金元植手中的东西。而金元植以为,这是猫咪兴奋的表现。
    “乖,张嘴。”捏起一小撮猫薄荷放在手掌,金元植把手伸向车学沇。
    尽管嘴上抗拒着,但是很快猫薄荷的香气闯进了车学沇的鼻腔,他的身体越发不受控制,汗滴顺着脸颊流到下巴,被金元植舔去,下巴火辣辣地发烫。很快,车学沇受不了了,他的眼神有些涣散,在金元植眼里却是另一副迷人的光景。慢慢靠近金元植,车学沇的尾巴兴奋地竖起,下巴轻轻蹭着金元植的脖子,车学沇彻底沦陷了。
    金元植满意地拍着怀里的猫咪,修长的手再次顺着后颈悄悄抚向下面,轻轻把玩着车学沇黑色的猫尾巴,手指轻轻揉弄着尾椎骨。车学沇仰起头呻吟着,爪子挠着金元植的肩膀,快感冲向四肢,身体越发不受自己控制,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后,他越发惊恐,他好想要……
    李弘彬在门外偷听地很起劲,不过随后他听到房间里那只猫妖的声音有些不对劲,他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当一声尖叫过后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不会真的出事了吧?李弘彬的心“咯噔”一下,用备用钥匙开了门,他决定冒着被里面人打的危险冲进去。不过当他看到里面的情景时,悬着的心瞬间放了下来,随即脸上挂上了无奈以及恨铁不成钢的丧笑。
    房间里,金元植在床上趴着,脸埋在一只猫的肚皮上,没错,是一只猫,如假包换。那只猫的神情涣散(失去梦想),已经放弃了挣扎,衣服散了一地,金元植的衬衫已经被抓破,后背印上了一道道抓痕。
    “我的天,你真的是……”李弘彬不禁失笑,原来自己想多了,不过,这家伙吸猫也太过了吧?都把人家吸到现原形了,啧啧啧……没有一丝同情,李弘彬自觉地出去顺带关上门,自己的酒还没喝完呢……

评论(10)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