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杂食……星光……欢迎留言╮( •́ω•̀ )╭

我猫呢? 拉车 芸豆 〖肆〗

3.麻烦
    李弘彬喝着小酒哼着小曲儿,很是惬意。连在吧台里擦杯子的服务生都很好奇,一向毒舌的老板是受了什么刺激。
“这个人,是谁?”李弘彬瞟了一眼娱乐新闻,指着上面的一个人问着服务生。
“郑泽运啊,一个歌剧演员,老板你居然不认识?”服务生随口回答着。
“嗯。”李弘彬没了下文。这个男的,长得还不赖。
见李弘彬没在搭话,服务生看了眼二楼,小声问:“元植哥干什么去啦?我看他把一个客人扛走了,不会出事吧?”
“能干什么,出不了事啊,你小子整天就知道看这些闲事,小心我把你的尾巴剁下来。”李弘彬瞪了一眼那个服务生。
“反正我是壁虎,还能再长出来,我怕啥?”
“那你要试试么?”
“哟,元植哥,你回来啦,哇,你从哪淘换来的大猫啊,看这毛色还挺好。”服务生见金元植来了,也就不再跟李弘彬皮了。
“来让我摸一下,哟,它咋咬人嘿。”服务生心有余悸地缩回手,这只猫怎么那么凶?
“喵~”金元植怀里的车学沇表示,我现在心情不好,没咬死你算你命大。
“哟哟哟,超凶,超可怕。”李弘彬用食指点着猫鼻子,不出意外,不负众望,不卑不亢地被猫爪子拍了一下。
示意服务生去别的桌子打扫,李弘彬让金元植坐下。
“你这次过分了,知道么?要是让妈知道了,你估计得挨打。”李弘彬试图正面攻破车喵喵的防线,然而车学沇并没有让他如意。
摸着车学沇的毛,金元植有些愧疚,意识到自己做了这么过分且有失理智的事,他低着头不说话。李弘彬见他不说话,索性也沉默了许久。
“喵~喵喵喵...喵。”变成猫的车学沇后脚蹬在金元植胳膊上,上身直立,猫爪子扒在金元植脸上喵喵地叫着。
“他在叫什么?饿了?我这里可没有现成的猫粮,小鱼干成么?”李弘彬看着吧台旁金元植和猫的互动一脸神奇。
“不是,他在跟我说没关系,他说只要我保证不再这样对他,他就原谅我。”金元植抱着车学沇,原来还很丧气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些光彩。
“是么,为啥我听不懂兽语。”身为半妖的李弘彬表示他听不懂这些不同声调的喵喵喵到底啥意思。伸出手再次试图撸猫,不出所料,再次被拍开。李弘彬的心痒痒的,疑惑地看着金元植。
“喵喵...喵~”
“他说你当时‘见死不救’,他不喜欢你。”金元植摸着车学沇发亮的毛,很是享受。
“切,我还不喜欢你这么黑的猫呢,我喜欢大白猫。”李弘彬鄙视地审视着除了肚皮外没有白的地方的车喵喵。
“喵喵...喵!喵......喵”车学沇也不恼,得意地扬起下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他说他弟弟是白猫,可好看了,就是不给你看。”金元植有眼色地自动翻译给李弘彬听。
    “说说你弟是谁?”李弘彬心里有一些小期待,他转向车学沇,假装漫不经心地问着。
“喵~”车学沇得意地伸出猫爪子拍在了李弘彬的娱乐新闻上。
“你弟是郑泽运?!”李弘彬有点惊讶。
“喵!”
“你得了吧,颜色都不一样。”李弘彬有些不信,但是心里已经像是有猫在抓了。
“喵~喵...”车学沇表示他也很无奈。
“是同母异父的兄弟。怪不得肤色差了这么多,啊,我没嫌弃你黑,啊,我错了......”金元植被车学沇用猫爪子疯狂“攻击”着,谁让他踩到了车学沇的痛处呢?
“喵~喵喵喵。”
“算了,改天介绍给你认识。”金元植很高兴,自己的兄弟也要有猫了。
“嗯。”李弘彬看着门口进来的几个人,皱了下眉,麻烦要来了啊......
“哟,这里居然有个小杂种?还是咱们这边儿的小杂种?”一个尖锐的声音凑到了吧台前,声音的主人和李弘彬想象中的一样难看。“怎么着,请哥几个喝点儿?哟,还是个美人儿。”其中一个流氓(我们叫他流氓甲)轻浮地看着李弘彬,眼睛色情地上下乱瞟。
“那个抱着猫的小子,没见过你啊,这片儿的狼我都门儿清啊,你不会是哪个不长眼的狼跟狗生的吧?”说完,流氓乙和流氓甲还有流氓丙猥琐地笑着,眼神还时不时地在李弘彬身上乱蹭。
“哟,这猫也是好猫啊,看看这身段,给哥几个玩儿会儿?不心疼吧?哈哈哈哈......”
几个流氓无下限地挑战着金元植的好脾气,金元植知道,这几个是自己的同类,但同样是狼,他们几个未免太给狼丢脸了。而窝在金元植怀里车学沇表示,同样是狼,狼和狼之间的差距咋就这大呢?还是这匹狼好,车学沇在心里默默地给金元植一个肯定。
“滚,别让我说第二遍。”李弘彬的头现在很痛,这几个还没完没了了,看着就不是什么有钱的主儿,直接轰出去了事,有钱也不做他们的生意。
“哟,还有脾气?”流氓甲不怕死地接近李弘彬,还企图用脏手摸李弘彬的脸。
“啊!你放开,小杂种没听到吗,让你放开老子的手!”
李弘彬抓住了流氓甲的手反方向一扭,就听到骨骼错位的声音以及他的惨叫。然而李弘彬并没有松手的打算,直到金元植眼神示意他放开,李弘彬才嫌弃地撇开那个人的手,真是脏了眼睛又脏手。
“我不管你们从哪来的,从这儿出去就别再让我看见你们,不然,把你们剁碎了当花肥。”金元植让自己的气味最大程度地散开,震慑着这几个流氓,同时,酒吧里其他的服务生和酒保也都在吧台周围一边安抚其他客人一边待命。
见自己没戏可唱了,几个流氓灰溜溜地走了,临走还不忘撂下狠话,但狠话还没说完就被金元植瞪回去了。
李弘彬此时心情很不好,不管车学沇同不同意,他一把抄起眼前的猫,有猫就行,管他黑的白的。而车学沇被李弘彬撸着毛,圆圆的猫眼变成了星星眼。刚才的李弘彬好帅气!车学沇感觉自己要溺在李弘彬的颜里了,不顾金元植哀怨的眼神,车学沇破天荒地蹭了蹭李弘彬。享受地吸着猫,李弘彬内心还是有些顾虑,但愿不要出事吧。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