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星光一枚,资深吃货(๑•ั็ω•็ั๑)

我猫呢? 情人节番外(ฅ>ω<*ฅ)

情人节番外(ฅ>ω<*ฅ)
   “哥!我好想你。”韩相爀抱着郑泽运,把脸埋在郑泽运的颈间,熟悉的温暖让他安心地蹭了蹭。
   “爀儿啊,哥也想你呢。”郑泽运高兴地拍着自己弟弟的后背,尽管后者已经比自己还要高了,“和在焕生气了?”后半句郑泽运用仅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问着。
   “嗯。”韩相爀没有隐瞒,反而很委屈,“他自己乱想,和他解释了也不听。”
   “总会说开的,你好好跟他说,在焕不是任性的孩子。”郑泽运摸着弟弟的脖子安慰着他,“天越来越冷了,你穿暖一点,不然你会冬眠的。”
   “就是因为这个他才不理我。”韩相爀无奈地赖在郑泽运身上,忽略李弘彬的眼刀,他说:“李在焕认为我和他在一起是因为好取暖,还以为我真正喜欢的人是你。”
   “那你为什么不解释呢?”感受到李弘彬的眼刀向自己飞过来,郑泽运默默拉开了韩相爀。
   “我说了,他不听。而且……”
   “老板呢?这里的所有酒一样给我来一杯!”
   韩相爀望着冲进酒吧的李在焕,后者正噘着嘴坐在吧台边上,鼻子因为室外很冷有些红,连带着脸上也有一层红晕,本就奶气的声音因为气愤变得更加可爱了。
    李弘彬无视李在焕的叫喊,将一杯果汁推到他面前:“来我这里的可什么东西都有,别到时候被别的妖怪抓走咯,我可不敢给你喝酒。”说完还瞥了一眼韩相爀,那条臭蛇啥时候能松开郑泽运,还抱上瘾了?
    李在焕哼了一声,眼睛偷偷瞟了一眼韩相爀,他想起了那天Jackson对他说的话,眼里的神采瞬间就暗淡了下来。
    “你不应该爱上他的,”王嘉尔垂着眼看向窗外,“他和我一样是冷血动物,我们蚺的使命就是努力修炼,幻化成蛟,最后化蛟为龙,而最快的方法就是找到一个实力相当的同类双修。像你这样的鼠妖是帮不到他的,包括我,也躲不过这个命运。”
    “那Mark呢?”李在焕不甘心地问他,他明明就非常在意Mark啊,为什么不承认呢?
    “他……”王嘉尔的的笑容顿了一下,似是低头想了一下,但抬头时语气是无法阻挡的决绝,“就算是我非良人吧,我们终将成为彼此的曾经,与其纠缠不清不如好聚好散,到时候反倒能称作故人。我会把我的内丹分给他一半,算是对他的补偿。”背对着李在焕,王嘉尔的眼中竟有些许的水光。
    “他和你不一样的……”李在焕的声音有些动摇,“他……”
    “他对你很好对不对?”他也对我很好呢,所以我更不能陷进去,咬了咬牙,王嘉尔继续说下去,“他现在还不能自如地控制体温,所以还需要你,等他变成了蛟,不再需要你的时候,你的存在会很尴尬。”回避着李在焕已经蓄满泪水的眼睛,王嘉尔狠下心来告诉自己这是他们的宿命,“而且,我们的家族也不会允许你的存在。”
    晃了晃头,努力甩开王嘉尔说过的话,李在焕靠在吧台旁边,留恋地望着韩相爀。
    “给我一杯酒吧,毕竟今晚之后,我们必然是后会无期。”李在焕的声音沉了下去,看向李弘彬的眼里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好,我陪你喝。”李弘彬看着李在焕,这个孩子肯定是有什么苦衷吧,脸上的笑容越发柔和,“能和我说说么?你所担心的。元植,给我们调两杯酒。”一旁的金元植没说什么,只是乖乖地调着酒,今天他要乖乖的,待会儿学沇就来了。
    吧台不远处,郑泽运看着李在焕那里,转过头拍了拍韩相爀的肩膀,“你那边怎么样了?”
    “家里那边让步了,只要我能在一年之内化蛟,就接受在焕。”韩相爀解开自己衬衫的袖口,手腕处已经隐约看得到鳞片,“我很快就能化蛟了,不管成功与否,我都不会放开在焕。”韩相爀看向李在焕那边,眼中是藏不住的温柔。
    “我和学沇会把内丹借给你,再加上我家里的妖术,你应该很快就会化蛟。不用担心我们两个,元植这里很安全,而且我们就算没有内丹,一般的妖怪也动不了我们。学沇去拿符咒了,等到月圆之夜,让元植护着,我们就将内丹取出来打进你的身体。在焕是个好孩子,你要好好对他。”郑泽运顺着韩相爀的视线看向李在焕那边,他的爱人正在和他视作亲弟弟一样的人喝着酒,不过在焕的表情有些苦涩,“别让他乱想,有些事说开就好了。”
    “嗯。”
    “干什么呢?元植给我一杯一样的,泽运啊,事成了,虽然被妈骂了一顿,但是她还是把符给我了。”得意地看向韩相爀,“你要记得我们的好啊臭小子。”车学沇用期待表扬的小眼神看着韩相爀。
     “谢谢你,哥。”韩相爀竟真的道了谢。
      这次车学沇倒有些不自在了,挽着早就贴过来的元植,“元植会好好护着我们的,对不对?所以你大胆地拿去用,没关系。一家人说什么谢呀……”元植在车学沇旁边认同地点着头,学沇说的都对。
     “所以你要放弃么?你明明很痛苦,也要这样做?”吧台旁,李弘彬温柔地问着李在焕,“你就不听听他怎么说?没准他有别的打算呢,就像我家那位一样。”看向不远处自己的爱人,李弘彬脸上的爱意毫不掩饰地释放出来,“他从没有嫌弃过我呢。”
     “可是……可是……”李在焕绷不住了,小声抽泣着,“我怕他说来之后我会承受不住啊,如果他真的挽留我,我也不能理所当然地留在他身边,那样的话我会更不舍的……”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李在焕抹着眼泪,“所以我打算今晚过后就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他的地方,我知道他对泽运哥的感情只是亲情,我只是为我离开他找一个过得去的借口罢了,不然,不然我有什么理由说服自己离开他,我那么爱他啊……”李在焕还没说完就被人从后面搂住了腰,他顿住了,熟悉的气味包围着他,从未止住的眼泪此刻已经决了堤。用力推开抱着自己的人,“你走开,我不想看到你!”奈何他的老鼠力气根本推不开韩相爀,只能被他圈在怀里哄着。
    “别气啦,我错了。”象征性地道了歉,他知道,李在焕担心的是什么,“家里已经同意我和你在一起了,我很快就会化蛟了,泽运哥和学沇哥会帮我,别想那么多好么?答应我,你只要想着,我爱你。”
    “可是,Jackson……”李在焕小声反驳着。
    “那家伙早就陷进去了,他自己不知道还坑了你,他以后可有的罪受了。”韩相爀打断了怀里人的胡思乱想。“别离开我,好么?情人节快乐。”偷偷将手里的戒指戴在李在焕的手上,“我好冷,抱抱我好不好?”
    “你不许离开我,你要是敢出去找那个蛇精我就也出去找母老鼠!”李在焕的眼泪还挂在脸上,胡乱抹了把脸,紧紧抱住韩相爀,他的爀儿冷了,他会心疼的。
    “真好。”车学沇噘着嘴,“我都没有戒指。”
    “其实,我也准备好了戒指。”默默从口袋里掏出还带着体温的戒指,“我会对你好,能不能给我抱抱?”金元植此时顺着眼,期待地看着车学沇,如果此时他的尾巴出来,一定是摆来摆去的。
    车学沇被金元植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都多大的狼了,跟大型犬一样,偏偏他还最受不了金元植这样。勾了勾手指,“过来。”金元植听话地凑了过去,车学沇飞快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又快去闪开,不过脸上还是出现了可疑的红晕,“今天情人节,我心情好。”金元植的笑容越来越痴,不顾车学沇的挣扎,扛起眼前的人飞身上了二楼。
    熟悉的场景,不变的挣扎,啧啧啧……李弘彬嫌弃地看着已经只剩背影的金元植,还是一如既往地没出息,不就是只猫么,不过,说实话他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羡慕的……
    感觉自己的手被人偷偷抓住,李弘彬瞥了一眼偷偷摸摸的郑泽运,“怎么?你也有惊喜给我?”
    “嗯。”
    “嗯?”李弘彬有些诧异,他居然真的准备了?
    “话说,”李弘彬的脸色有些奇怪,虽然不想打断他,但还是忍着笑意说:“你们的戒指是团购的么?”
    “不是!”郑泽运有些崩溃,为什么自己的爱人脑回路非要在今天与众不同呢?
    郑泽运在李弘彬诧异的目光下拉过他的手,给他戴上了戒指,只是一枚朴素的戒指,他知道,弘彬要的不是价格,是承诺。眼睛转了又转,郑泽运拉着弘彬的手,不敢和他对视,李弘彬也疑惑地等着他的下文。像是下定决心一般,郑泽运深吸了一口气。
    “能,能亲亲我么……不然我就,我就,就……”郑泽运的耳朵红透了,放弃了挣扎,自暴自弃地捂着眼,“不然我就不理你了,喵!”
    这次李弘彬算是满意了,主动搂着郑泽运,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深嗅了一下,调皮地咬着郑泽运的耳朵,在他耳边轻声说:“今天情人节,我心情好,你想要我怎么奖励你呢?”郑泽运的脸红得不成样子,赌气般用力抱起李弘彬上了二楼。
    不再逗他,李弘彬比较“良心”地在离开前对还腻在一起亲亲抱抱举高高的韩相爀和李在焕说:“今天就别走了,楼上右拐第三个房间是空的,开门进就行。”
    李在焕不争气地红了脸,韩相爀将额头贴上他的,“情人节快乐,嗯?”低沉的声音流淌在李在焕的心里,让他紧紧抱住了说话的人。
    以后的情人节,都有我在。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