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星光一枚,资深吃货(๑•ั็ω•็ั๑)

我猫呢? 拉车 芸豆 〖伍〗

4.报复
   酒吧附近的一个巷子里,有几个人在那里鬼鬼祟祟地说着什么,其实他们并不是什么人,他们就是刚才被赶走的那几只狼妖。狼族一般是不会与人有任何交集的,而且等级制度森严,只有弱者或有重大过错的狼才会被驱逐到人类的世界,而这几只正是被狼族驱赶到了人类世界。
   “有了这个,那小子就得意不了多久了,只要把这东西往他身上一贴,保证他死得连渣都没有。”流氓甲手里拿着一张古老的符咒,丑陋的脸上是难以掩盖的得意。
   “大哥这是什么啊?这么厉害?”旁边的流氓乙伸手想拿过来仔细看看。
    “别动!这个可不是你轻易能动的东西,这可是我出来之前从家那边弄来的宝贝。”其实这张符咒应该是流氓甲偷来的,只不过他自己吹成了自己得来的而已,“这个是咱们狼族巫师画的符咒,只要沾上自己的血再贴到同类的身上,那头狼就会现出原形,瞬间就会被烧成灰。”此时流氓甲的脸越发地狰狞,连他旁边的两个流氓都后退了一步。
    “这样会不会太狠了?要是让狼族那边知道了,咱们就彻底回不去了。”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流氓丙小心地开口。
    “反正已经回不去了怕什么,那小子不也被轰出来了吗,只要是和我过不去的,一个都别想好!”流氓甲的眼神已经有些发直,“现在就去!”攥紧了符咒流氓甲走在了前头。
    李弘彬摸了许久的猫,虽然并没有像金元植那样做出种种“出格”的事,但也圆了他吸猫的念想。看着已经恢复人形的车学沇,李弘彬有种让金元植再折磨车学沇一次的冲动。
    “啧啧啧,变成人之后就越发地讨人厌了。”李弘彬无视了车学沇的眼刀,惋惜地和金元植抱怨着。
    “我觉得都挺好。”金元植默默地擦着酒杯,低下头偷偷瞟了一眼车学沇。而车学沇自然眼尖地发现了金元植的小动作,给他一个鼓励的笑,看来这头笨狼还挺可爱的嘛。
    “你什么时候把郑泽运介绍给我啊?”李弘彬想了想还是开口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把我珍贵的弟弟介绍给你?我疯了么?把我的弟弟,一生知己往火坑推?”车学沇不负众望地躲过了飞来的一支酒杯,敏捷地接住,递给金元植,黑色的猫眼得意地看了眼李弘彬。说实话,李弘彬这个人还是挺对车学沇的喜好的,他来这里也是听说了这家酒吧有个美人老板,本来是慕名而来,却没成想有意外收获。看着他对面“专心”擦着杯子的金元植,车学沇恶劣地盯着他,知道对方的耳朵通红。
    “他本来就傻,你再逗他他更傻了谁给我干活?”李弘彬无情地打断车学沇的举动,不就是猫么,没出息的家伙。
    “我们泽运啊......”车学沇故意顿了一下,别有深意地看了李弘彬一眼,“是个温柔的好孩子呢~介绍给你也不是不行,那......”
    “哟,兴致挺足啊,现在还聊着呢。”刚才那几个令人讨厌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酒吧里。
     “活着不好么?”李弘彬笑着对他眼前的渣子们说着。
     “你别得意,待会儿别哭着求我放过你哈哈哈哈哈哈。”流氓甲的眼睛通红,他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在一张奇怪的纸上,瞬间那张纸开始燃烧,李弘彬忙退后自保,可是他不知道,他们的目标本就不是他。
     不要命地冲向金元植,流氓甲的脸部发黑,他将手里燃烧的符咒用力扔向金元植,同时他的身上也出现了细密的小火苗。
     “小心!啊!”车学沇推开金元植却被符咒沾到了手臂,火苗瞬间吞噬了他,还有刚才的流氓甲。
     金元植疯了似的冲过去想要扑灭那些火,可是一点用都没有,转眼间,流氓甲已经烧成了一团灰烬,其他的两个也早就逃命了。
     金元植想说些什么,但是喉咙里苦苦的,让人说不出话。刚才那个对自己笑的人没有了,刚才那个眼神温柔的人没有了,刚才那个让自己心动的人没有了啊......李弘彬拍了拍金元植的肩膀,他没想到车学沇会推开金元植,心底的内疚翻涌上来,李弘彬竟然也说不出话来。李弘彬想开口说些什么,不过又停下了。
     “喵~”一只猫从灰烬里走出来,它抖了抖身上的灰烬,蹭了蹭金元植和李弘彬。
     “原来你没被烧成灰啊。”李弘彬的嘴角明显上扬了不少。
     “喵!”车学沇叫了一声表示抗议。
      金元植激动地抱起车学沇开始了漫长地亲亲抱抱举高高行为。不过很快,新的问题又来了。车学沇无法变回人形了!李弘彬“幸灾乐祸”地玩着车学沇的黑爪子,而车学沇则陷入了挣扎的怪圈。一人一猫嬉嬉闹闹,毫无自觉,留下元植儿一狼独自真挚。
      “那现在该怎么办?通知你的家人?”李弘彬握着车学沇的给爪子,少有地认真。
     “喵喵...喵。”
     “带我去公司找我弟弟。”金元植丧气地翻译着。
     看出了金元植的沮丧,将爪子搭在金元植的脸上,车学沇用下巴蹭了蹭金元植的下巴。他知道,这个人正在发自内心地担心自己。
     “可是我们怎么找郑泽运呢?”李弘彬看着车学沇,“他这么忙,轻易见不到吧?”
     车学沇跳上吧台,他很庆幸自己刚才把钱包放在了吧台上,叼起自己的钱包,示意李弘彬打开,用爪子指着一张通行证示意他拿出来。
     “喵~喵喵喵......”
     “用这个通行证可以进公司内部,郑泽运在顶层的休息室。”金元植抱着车学沇,手指仔细地检查着他的每一寸毛发。
     “你先去,我给他洗个澡。”李弘彬把猫从金元植手里接过来,在金元植哀怨的眼光下把猫抱向了二楼。车学沇的尾巴一甩一甩地,很是悠闲,完全不像一只陷入困境的猫。
    认命地起身,金元植只身前往郑泽运所在的公司,泽缘娱乐。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