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星光一枚,资深吃货(๑•ั็ω•็ั๑)

金元植生贺 相片 LR (HE)

       终于忙完了最后一份文件,郑泽运瘫倒在床上,将电脑旁的手机关机,这个是他工作用的,现在和他没关系了。拿起另外一部手机在软件上浏览着,他要把一年份的假期都补回来,自己一个人,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当一个旅行者,在陌生的人群流浪。
    最终他把地点选在了日本,只是隐约感觉在那里自己会有一些不一样的体验,就算没有,去泡泡温泉四处走走也好。订好了明天的机票,郑泽运决定明天就出发,像是完成了什么重要的事,深呼一口气,本来疲惫的脸上有了些许的笑容。
    郑泽运的飞机是中午十二点半的,早早地到了机场,他不想半路上出什么差错,便提前办了登记手续过了安检进了候机厅。
    飞机还有两个小时才起飞,郑泽运也不是很饿,漫无目的地逛着机场的服装店和书店。想着要不要随便买本书打发时间,就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旁边响起。
    “麻烦您结一下账。”
    声音的主人是个青年,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皮肤是健康的麦色,瘦削的身形并不会让人觉得羸弱,反而恰到好处地勾勒出整个人的硬朗。郑泽运没忍住多看了几眼,两条剑眉横在眼眶上方,那个人的眼睛并不大,但是胜在深邃,高挺的鼻梁将整个面部衬托得很立体,薄薄的嘴唇轻抿,时不时有好听的声音流出。明明拥有这样硬朗甚至偏于疏离的五官,声音却是醉人的温柔。郑泽运后退了几步,他不想让对方认为他的行为冒犯到自己。
    郑泽运随便拿起一本书“掩护”着自己,站在货架旁,他盯着那人的背影,想象那黑色的衬衫下会是什么光景。被自己的想法吓到,郑泽运拿书彻底掩住了脸,那个人只是你偶遇甚至连话都没说过一句的陌生人,打断自己接下来的一切想法,郑泽运的眼睛暗了下去。那个青年结完账后看了看郑泽运的方向,吓得郑泽运差点把自己缩到书架子里。那人貌似并没有注意到郑泽运,径直走了。
    似是不甘心,也有些不舍,郑泽运鼓起勇气用手机照下了那人的侧身。不得不说,郑泽运的拍照技术很好,那人的侧颜就这样印在了郑泽运的相机里,也印在了他的心上。
    直到登机,郑泽运都是魂不守舍地,他明白自己与那个人并无可能,但是他还是控制不住地想起那个人。经过四个半小时的飞行,郑泽运到了东京,他略通日语,所以下了飞机就打了一辆车,去了自己提前预定的一家寿司店,毕竟空腹了那么长时间,他有些饿了。
    这家寿司店提供的是隔间,为了照顾不同人的不同需求,正因为身心疲惫不想被别人打扰,郑泽运才会选这家店。拿着店家给的木质牌子,找到了自己的隔间,默默等待着食物上齐。郑泽运刚要开始进食,这时帘子被人掀开了,是机场的那个人!
    金元植此刻有些尴尬,打扰到别人吃饭不说还愣了那么久。意识到自己的失礼,金元植用日语道着歉。
    “我不是日本人,”郑泽运用母语轻声告诉他,“我和你在机场见过。”
    “啊,那我们也算是缘分了。”金元植笑着说,“那我就不冒犯了,祝你用餐愉快。”
    见金元植转身要走,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郑泽运在矮桌底下攥着拳:“如果你不介意,你可以和我一起。”说完之后意识到这次是自己失礼了,他的头更低了。
    “那我就打扰啦。”看着自己面前臊得恨不得将头埋进桌子的人,金元植对着郑泽运的头顶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示意服务生将自己隔间的食物端到这里,金元植与郑泽运吃了一顿还算愉快的饭。
    “你自己一个人?”饭吃得差不多了,金元植看着郑泽运,和他闲聊。
    “嗯。”
    “我也是。”喝了口清酒,金元植笑着看向他,“说实话也巧了,我们在机场就见过。”
    “嗯……那个,请问,你介不介意两个人一起?”郑泽运小声地问着金元植,生怕那人误会,他又小声地补充道“你要是有别的事或者不方便就算了……”
    “好啊。”
    “嗯?”
    “我说,好啊,正好缺个伴。”金元植看着眼前这个说句话都会脸红的人,“那我们明天就一起出去,行么?”
    “嗯,好,我是说,可以。”有些语无伦次,郑泽运的心跳得很快。
    互通了姓名和联系方式,两人约定好明天一起去游东京。而第二天,郑泽运惊喜地看着如期赴约的金元植。被他惊喜的眼神逗笑,金元植拍了一下他的肩,“看什么呢,赶紧去找地铁。”两个人一天无目的地逛了很多地方,金元植一直都是笑容满面,以至于郑泽运认为这个人,这个对着自己笑的人,对谁都这样。甩甩头,努力忽略这些,郑泽运享受着两个人的旅行。
    他们无意中进了漫展,郑泽运被cosplay的女装大佬逗得小脸通红,看到金元植戏谑的眼神后,他索性也不躲,倔强地看了回去。这个小小的举动让金元植揉了揉郑泽运的脑袋,“明明年纪你比我大,但你怎么就跟个孩子似的。难道……”金元植的声音低了下去,示意郑泽运附耳过来,薄唇贴在对方的耳朵上,“你是吃可爱长大的?”
    “你……不要开玩笑了,我们快走吧。”耳朵已经红透,郑泽运拉着金元植的手飞快地逃离了漫展。
    接下来的几天,两个人每天晚上都会约好,第二天一起出发,走走停停,没有什么目的,只是走到哪里,遇到了喜欢的就多看看,没有就接着走。而今天,郑泽运觉得有些不同。金元植背着一个背包,手里提着一个礼品袋,袋子里,装着在机场买的那些书。
    “今天,我要去看一个朋友。”见郑泽运盯着自己手里的东西,金元植走近了一些,“这些是我给她的礼物,毕竟有些时间没见了,给她带点书,算是礼物吧。”
    郑泽运沉默地跟着金元植走了一路,他无法克制自己,他脑中正疯狂地猜想着那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和金元植什么关系。正在和大脑激烈斗争时,金元植带着他去了一户日本民宿。开门的是个年轻女人,和金元植年纪应该相差不大。女人开心地挽着金元植的胳膊,而金元植并没有拒绝。在那里待了几个小时,郑泽运一点都想不起来他们都说了什么,他只是在旁边愣着神,自然也忽略了金元植叫那个女人小姨。
    到了晚上分别的时候,郑泽运这次在金元植之前开口了:“明天,我就回国了。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我们……就此别过吧。”就像第一次相遇一样,郑泽运低着头,不敢看金元植。
    “嗯,行,那你保重哈。”沉默了些许的时间,金元植看着郑泽运,脸上依旧是温和的笑,只不过,这次的笑有些不自然。不过,郑泽运此时低着头,什么都没看到,当然也看不到笑容消失的一瞬金元植苦涩的嘴角。
    迟疑了许久,郑泽运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相片,是那天在机场,他第一次见金元植时偷偷拍下来的。“这个是我当时偷偷拍下来的,如今,就算是临别礼物吧。”
    接过他手中的相片,盯着相片上的自己看了许久,金元植突然抬头对他说:“郑泽运,再见。”说完脸上恢复了以往的笑容。
    “嗯,再见。”可能不会再见到了吧,郑泽运不敢继续想下去,逃似的离开了那里。
    金元植看着手里的相片,望着早已消失的背影,收起相片,转身离开,没有一丝犹豫。
    像来时那样,郑泽运浑浑噩噩地回国了,失魂落魄地拖着行李箱,他知道自己在伤心着什么,但他是无法改变事实的不是么?那个人终究会离开,只不过时间早晚罢了。
    “郑泽运。”
    抬头看向声源,居然是金元植,郑泽运此刻定在那里,惊喜、悲伤、绝望、不舍,诸多情绪在胸口翻涌。
    见郑泽运这样,金元植给了他一个温柔的笑容,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递给郑泽运,“这就算是我们的重逢礼物吧。”
    那是一张相片,上面有一个男人,他穿着白色衬衣和一条黑色紧身裤,他就是郑泽运,那天在机场的郑泽运。看着手里的相片,郑泽运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金元植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闭嘴了,因为他早已被对面的人紧紧抱住,原来他们在一开始就看到了彼此。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