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星光一枚,资深吃货(๑•ั็ω•็ั๑)

我猫呢? 拉车 芸豆〖陆〗

5.雪上加霜
    金元植都走到马路上了想了想不妥居然又折回去了。抢下李弘彬手里的车学沇,金元植屁颠屁颠地进了浴室,美其名曰能更好地交流。李弘彬想,我真是信了你的邪,不过也可得轻松,无奈地出门,叫一辆车,李弘彬去了泽缘娱乐。
    二楼的浴室里,金元植小心地调好水温,把车学沇抱到浴缸里。“烫么?”用花洒淋一点水到车学沇身上,好看的手指轻轻揉着他的毛。
    “喵~(正好)”
    “谢谢你救了我,虽然我曾经那样对你......”想了许久,金元植的声音从胸腔溢出来。
    抬起湿漉漉的猫爪子,车学沇捂住了金元植的嘴,“喵喵...喵~(不许说这样的话)”
    “嗯,不说。”惊喜地看着车学沇,金元植握住他的爪子轻轻地揉搓着。
    “喵~喵喵...喵喵喵(你说我要是变不回来了怎么办)”
    “你也不许说这样的话。一定会有办法的,你弟弟会想办法帮你的对不对?如果你真的变不回来我就一直陪着你,我养你。”金元植收到了意料之中的一个耳刮子。
    “喵...喵喵(谁要你养了)”车学沇别扭地转过去留给金元植一个小小的背影。
    抹了把脸上的水,金元植认命地继续他的洗猫事业,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们还需继续努力啊。
    “喵!喵喵喵...(别摸那里!)”
    “可是全身要洗干净啊,再说了你现在是猫,我能对你做什么?”金元植好笑地看着护住自己蛋蛋的车学沇,“快点过来,洗完了还要去找你弟弟呢。”
    车学沇根本不买账,露出尖尖的牙以示警告,超凶,超可怕。揉了揉车学沇的小脑袋,“不洗就不洗,好了,赶紧擦干待会儿要着凉了。我们得快点了,别让弘彬等急了。”
    此时的李弘彬,确实很着急,虽然顺利进了公司,但是他发现,这个公司里居然有好多妖,他只是半妖,所以虽然能知道哪些是妖哪些是人,但是妖力几乎是没有的,所以一旦发生什么事他的处境会很不乐观。李弘彬太过专注地看着地面以至于他幸运地撞上了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只妖。
    “啊,好痛啊~”
    “啊对不起,你没事吧。”李弘彬心里想,完了,他是妖,天呐早知道就让金元植那个家伙先来了......
    “没关系啦,你好,我是GOT7的Jackson,你可以叫我王嘉尔~”王嘉尔眨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李弘彬,“哥哥你好漂亮~”明朗的笑容让人心醉,可在李弘彬眼里却有一丝别扭。第一次见到这么开朗的蛇类啊,不过话说回来蛇的眼睛果然很漂亮......
    “嘎嘎,你在跟谁说话?”段宜恩从电梯里走出来就看到王嘉尔在和一个漂亮的男人说话,他是狼?不对,嗯,居然是半妖?握住王嘉尔的手,段宜恩的眼里浸满了温柔,“我有话跟你说。”
    不留痕迹地挣开段宜恩的手,王嘉尔热情地搭着他的肩膀,“这是我最好的朋友段宜恩,你可以叫他Mark。”
    “你好。”李弘彬对眼前面色不善的男人笑了一下。
    “嗯。”
    “我有事先走咯,你要去哪里啊?”王嘉尔感觉到自己身旁人的不对劲,对李弘彬笑了一下。
    “我找郑泽运。”
    “你坐电梯去顶楼就可以了,再见啦。”王嘉尔说完就被段宜恩拽走了。
    至于王嘉尔他们两个发生了什么,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真的是奇怪的两个人,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活泼的蛇和这么冷的狗。晃了晃脑袋,李弘彬打起精神坐电梯去了顶楼。
    用手里的卡开了门,李弘彬失望地看着空无一人的休息室,原来不在啊,那怎么办?刚想起身离开,就听到沙发旁的猫爬架上传来了一声猫叫。
    “喵~”
    李弘彬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猫,雪白的猫毛柔顺且富有光泽,一看猫的主人就很会照顾,叫声一点都不会让人感到一丝的烦躁,反而很动听。李弘彬感觉此刻,自己恋爱了。
    走上前抱起那只猫,它明显刚睡醒,声音还有一点睡意,叫声让李弘彬的心都化了。虽然没等到猫主人,但是有猫在还是不错的。被眼前猫的美貌冲昏了头的李弘彬完全忘记了郑泽运就是一只猫妖。
    郑泽运被李弘彬抱在怀里一脸懵逼,他刚睡醒怎么就被这个人抱起来了?郑泽运有个小习惯,为了不让人类秘书打扰自己睡觉,他经常变回原型偷偷睡懒觉。
    “喵~”
    “你知道郑泽运在哪么?嗯?”李弘彬笑得眼睛都快没了,他揉着怀里大猫的肚子,时不时还挠一挠下巴,直到怀里的猫发出满意的呼噜声。
    “喵喵...(我就是)”郑泽运舒服地抬起下巴蹭了蹭李弘彬的手。这个人是来找自己的?他身上有学沇的味道......
    听不懂兽语的李弘彬还以为猫是高兴了,完全没理会。直到金元植带着被洗得发光的车学沇开门进来,李弘彬才尴尬地放开了郑泽运。
    “喵~”郑泽运对着门口打了声招呼。
    “喵~”车学沇也高兴地喵了回去。
    “喵喵喵喵~”
    “这位是我弟弟郑泽运。”金元植愣了一下,看着李弘彬,神情复杂。
    李弘彬僵硬地把怀里的郑泽运放到地上,郑泽运脚一着地就变成了人形,不过变成人形的郑泽运照样惊艳了李弘彬。雪白的皮肤一点也不娘气,反而别有一丝美感,高大的身躯完全不会显得笨重,反而很修长,看起来很舒服。被李弘彬盯得有些不好意思,郑泽运的眼神无处安放,径直走到金元植面前抱过了车学沇不顾金元植不舍的目光用力搓着车学沇的猫头。
    “喵呃,你好我是郑泽运。”
    李弘彬打起精神对郑泽运讲了他们来的目的并用力地掐了一下还沉浸在怀里没有猫的悲痛中无法自拔的金元植。
    “所以说,学沇是变不回来了么?”看到郑泽运凝重的眼神,金元植迟疑地开口。
    “可以的,我去翻一下书,以前看到过,应该可以试一下。”郑泽运把猫还给继续向他投射怨念的金元植。
    一行人跟着郑泽运回了家,李弘彬回了酒吧交代一些事情,郑泽运给了他地址和备用钥匙,金元植则抱着车学沇跟郑泽运回了家。
    办法貌似很顺利地被找到了,“用这个,在一个密闭的房间,这里就行,关上窗,当妖气的纯度足够的时候念这个咒,学沇就可以变回来了。”
    “那赶紧吧。”金元植迫不及待地关上窗和门,“不管什么先试一下。”
    “嗯。”
    “喵~”
    很快,卧室里就静了下来,郑泽运把车学沇放在床上,在它的周围摆着一圈符咒。郑泽运开始念起不知名的咒文,车学沇周围的符咒慢慢升起,在车学沇头顶旋转,它的四周全是发光的咒文,也许郑泽运一个的妖气不是特别充足,但是有了金元植,郑泽运有了很大的把握,只要继续保持这样,符咒写满时学沇就会变回来了。
    “你们在干什么?”李弘彬开门好奇地问着。
    李弘彬忙完之后赶到了郑泽运的家,就看到没有一个人,他四处找不到人,所以就找到了这里,刚开门还没来得及打声招呼,就看到房间里爆发出耀眼的光芒,李弘彬被光刺痛了眼睛,赶紧闭上了眼。当他挣开眼时,就看到一脸懵逼的金元植和床上两只同样一脸懵逼的猫。
    “喵~”这是郑泽运最后想说的话。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