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杂食……星光……欢迎留言╮( •́ω•̀ )╭

我猫呢? 拉车 芸豆 〖捌〗

7.互相帮助
   金元植很不开心,认真的不开心。因为车学沇不理他了,李弘彬表示,放宽心,你看郑泽运就没理过他。为此金元植想尽办法弥补自己的过失,但都没弥补到点子上。而李弘彬和郑泽运的关系也一直停留在完整冰封状态。
   终于在一个晴朗的午后,受不了金元植的“百般折磨”,车学沇跑到了李弘彬的房间,也不顾李弘彬刚洗完澡一脸错愕的表情,径直跳上了床,还舔舔爪子示意他关门。又一次被拒绝的金元植沮丧地瘫倒在沙发上,看着紧闭的房门,他的心都碎了。沙发旁边的猫爬架上,郑泽运看在眼里,本来他不想管的,但是看在这小子对学沇还算死心塌地的情分上,最重要的是,他们太吵了,他决定帮金元植一把。慢条斯理地从猫爬架上下来,郑泽运坐在金元植旁边。(接下来是兽语十级能力者的对话时间)
    “按年龄我比你大三岁你喊我哥就行了。”郑泽运舔了舔爪子,看着金元植。
    “嗯,哥!”金元植忙应下来,听这语气,他仿佛能有一线生机。
    “学沇的脾气其实不坏,是你的行为太冒犯了。”郑泽运看着金元植缓缓“喵”出了事情的真相。
    “我只是想和他亲近一点。”金元植很委屈,一直以来他的朋友就不多,而且大多数都是犬科,偏偏他又是个猫奴,唉……
    “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你们从认识到现在才几天?学沇还没开放到那种程度,你过分亲昵的举动他当然会不习惯。”慢条斯理地舔着自己雪白的毛,郑泽运向金元植那里挪了挪,“其实猫的爱好很简单的,只要你找到猫的爱好再适当地给予诱惑,你就成功了。记住,一定要适当。”
    金元植此时完全变成了星星眼,现在郑泽运简直是他的恩人啊,不过他很快又颓了下去。
    “学沇现在都不肯接近我,我怎么办呢。”失落的样子活像一只大型犬。
    “过来。”郑泽运看了他一眼。
    “嗯,啊!”金元植的额头结结实实地挨了郑泽运一猫掌。
    “我不是会给你想办法么,别垂头丧气的,你还是不是狼了。”郑泽运用漂亮的猫眼审视地瞥着金元植。
    “那哥你有什么办法呢?”金元植的星星眼再次亮起来了。
    “猫的占有欲很强的,只要他在乎你,他就会接近你,你过来。”郑泽运让金元植凑近一点。
    后怕地捂着额头,金元植不想再挨一次打,虽然不疼,但是好没面子啊。
    “过来我不打你。”无奈地伸出爪子,示意金元植凑近点,可那头笨狼还不过来,伸出去的猫爪瞬间亮出了尖锐的指甲,不出所料,金元植马上就凑过来还主动抱起了郑泽运的猫身。凑在金元植耳边,郑泽运轻声告诉他该怎么办,金元植的表情也前所未有地认真。
    房间里,李弘彬擦着湿发,车学沇毫不见外地躺在枕头上舔着爪子。
    “我说你和元植怎么回事?你都将近两天没理他了。哎你等会儿,我拿个东西。”李弘彬让车学沇先别“喵”出来,走到床头柜,李弘彬翻出了一些零散的符咒,“据说带着这些就能听懂你说什么。”(以下为兽语十级听力环节)
    “他让我感到不舒服了。”车学沇把猫脸转向一边,猫眼却时不时地瞟向门口。
    “他只是太喜欢你了,而且那家伙平常也没有什么猫科的朋友,不知道轻重,冒犯你很正常,也请你多担待。”李弘彬见听得懂车学沇的话,索性坐在床上揽过车学沇,有猫在,不吸的是傻子。
    并没有拒绝李弘彬的抚摸,车学沇还是不情愿地说:“可是他的行为太,太露骨了。”
    “我知道,他的行为可能有些冒犯,但是这是他真心喜欢你的体现啊,你为什么不和他沟通呢?”轻轻地揉着车学沇脑袋上的毛,李弘彬的脸上居然有了一些温柔,“倒是郑泽运,从那天开始就没理过我。”
    “他只是有些小孩子脾气,我知道泽运一心想让我变回原样,可是你让他的妖术失败了,他当然会生气啦,而且他又拉不下脸面和你说话,所以索性就不理你了。”对于自己的一生知己,车学沇还是很有发言权的,“你只要找机会主动和他谈谈就可以了,但是态度要端正,最好是带一点小零食什么的,他最喜欢吃零食了。”
    “那我就试试吧,谢啦。”李弘彬搓着车学沇的猫头,脸上的酒窝深了不少。
    “不用谢。”车学沇得意地继续舔爪子。
    于是,门内和门外貌似都各自达成了同盟关系。接下来,就看各自的造化了。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