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星光一枚,资深吃货(๑•ั็ω•็ั๑)

我猫呢? 拉车 芸豆〖玖〗

8.所谓交心
    今天,是个好日子,车学沇这么认为。首先,阳光明媚,空气清新,其次,伙食优良,身心舒畅。但是,车学沇发现,某狼已经一个上午没有纠缠自己了,而且还和郑泽运腻在一起?车学沇吃完饭在阳台晒太阳,时不时回头去看那一狼一猫的互动,他什么时候和泽运那么亲密了?车学沇连自己的毛都不顾了,一脸茫然地看着在沙发上惺惺相惜的金元植和郑泽运。(以下为兽语十级能力者对话时间)
    “他看过来了,怎么办?”
    “不用理他,继续,等他过来看我眼色。”郑泽运伸出爪子拍了拍金元植的额头,看着挺聪明的呀,咋就这么傻。
    而他们刚才的举动在车学沇眼里,就是金元植在郑泽运耳边说话,而郑泽运温柔地拍了拍他的头……天呐,简直……意识到自己被他们吸引了注意,车学沇脖子一拧,愣是不看,眼不见为净。
    发现车学沇别过头不看他俩,金元植有些紧张,“他是不是生气了?怎么办,上一次还没好这次又来一遭。”
    “别慌,他上钩了。”郑泽运太了解车学沇了,这家伙一定是吃醋了。“元植啊,”郑泽运温柔地喊着金元植的名字,“我困了。”翻了个身,郑泽运把雪白的腹部露给金元植,金元植也“上道”地挠着郑泽运的肚皮,乍看之下,异常和谐。
    优雅地起身,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车学沇从阳台的猫爬架上下来,踱到了郑泽运那里。金元植连大气都不敢出,端正地坐在沙发上,郑泽运仰躺在他腿边。见车学沇已经完全上钩,郑泽运示意金元植别动,“学沇啊,不晒太阳了?”
    “嗯,我也困了。”说着就伸了个懒腰,阳光下车学沇漂亮的毛发有着美丽的光泽,伸出前爪搭在金元植的大腿上,恶意地伸出尖尖的指甲扎了一下结实的大腿,车学沇慢条斯理地在金元植的大腿上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将自己蜷成一团,趴在上面,闭着眼睛睡觉。
    示意金元植事情成了,郑泽运翻身下了沙发准备去睡午觉。见郑泽运走远了,金元植看了车学沇一会儿,试探地伸手去摸他的毛,“你还生气吗?”
    “生气。”车学沇不冷不热地回答。
    “我知道错了,别不理我好不好……”金元植委屈地跟个小媳妇似的,“我保证以后会把握分寸,不会冒犯你了。”
    车学沇本来也是个心软的,听金元植都这样说了,语气也软了下来:“其实我知道你很喜欢我,只是你摸的地方……都是我最敏感的地方,大白天的还是在阳台,我当然不乐意了。以后你注意时间和场合就行,其实我没怎么生气。”
    “那……”金元植很高兴,但是又不敢有什么举动,他怕又惹学沇生气,“我能抱抱你吗?”
    翻了个身,同样露出光滑的肚皮,车学沇默许了,“不可以把脸埋进去。”
    “嗯。”摸了摸车学沇的肚子,轻轻抱起猫身,金元植靠在沙发上,现出原形,将车学沇圈在身边,就这样睡着了。
    不远处全程“监控”的郑泽运见他俩的矛盾解开了,伸了个懒腰,准备跳上猫爬架睡觉,而身后却传来了李弘彬的声音。
    “和我聊聊么?”
    “好啊。”郑泽运舔着爪子没有回头看,其实他早就不生气了,只是不知道怎样面对李弘彬,毕竟自己当时确实很气。李弘彬趴在床上,对面是同样趴着的郑泽运。李弘彬一时想不出要说什么,只是盯着自己的手,视线到处乱飘。
    “那天是我不对,我不知道你在施妖术,我应该敲门的……对,对不起。”李弘彬想了许久,还是开口道歉了,毕竟是自己的不对,还连累了郑泽运。对面的郑泽运一直沉默着没说话,李弘彬以为他并没有原谅自己,失望地扭头,“你睡觉吧,我去店里看一下。”刚想起身,就感觉手背上柔软的触感,李弘彬回头去看,不禁愣住了。
    将两只爪子搭在李弘彬的手背上,郑泽运用猫的方式挽留着眼前的人。“其实……其实我不生你的气了。”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要说出来,“学沇是我最珍惜的亲人,我不能看着他变成这样,所以失败了我很生气,但是这不全是你的错,也是我考虑不周,而且你早就道歉了,但是我很冷漠地不理你……我也很抱歉。”郑泽运如果是人形的话此时的耳朵一定很红,猫身的郑泽运低着头,就像一只犯了错的猫咪一样,爪子搭在李弘彬的手背并没有打算拿下来。
    李弘彬看着眼前的郑泽运,许久没有笑容的脸终于有了一丝笑,明明只是一个微笑,却让以后的郑泽运都魂不守舍,慢慢将额头抵在郑泽运的额头,李弘彬很高兴,内心不甚明朗的情愫让他的心痒痒的。
    “一切都会好的。”抚摸着郑泽运的头,李弘彬的心久违地舒畅。
    “嗯。”一人一猫相互依偎着在床上睡着了,而客厅的车学沇将身体往狼的怀里挪了挪,睡得很香。一切都会好的。
    一睡就睡到了晚上,简单地吃了点东西,金元植拉着车学沇去了卧室,临走还看了一眼李弘彬,而李弘彬在郑泽运疑惑的目光下同样看了眼金元植。(以下为兽语十级能力者对话时间)
    “怎么了?”车学沇蹭着金元植的胳膊,他刚吃饱,浑身泛着懒。
    “那个符咒,应该是破坏内丹的,只不过应该是针对我的,因为那个混混最后被反噬了,而你只是现了原型,”金元植摸着车学沇的毛,“我去查了,那是狼族巫师的符,对外族的威力会大打折扣,所以你的内丹应该还在,只不过不能运转,相当于封印。”
    “那怎么办?就这样慢慢耗着?”听到自己的内丹被封后车学沇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永远变成这样就好。
    “我当然不会放着你不管了,”金元植抱起眼前的猫,“我把我的内丹给你。我没有内丹只是妖力会减弱,但是没有生命危险,而且即使没有内丹,也没几个能跟我比划的。”取出内丹,不等车学沇拒绝就打进了他的体内。车学沇感觉一股温暖的气在体内流淌,他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片刻过后,金元植满意地抱着眼前的人。
    “成功了,你看。”拉着车学沇的手,金元植痴痴地看着车学沇。
    伸出手在面前晃了晃,自己真的变回来了,车学沇的手有些抖,抬头看着金元植,此时车学沇的心暖暖的,也不顾自己还光着,用力地抱住了金元植。也许,他真的遇到了那个全心全意对自己好的人了,尽管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他的温柔让车学沇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信任和依靠。
    盯着车学沇的后背,光滑的背部莫名的漂亮,手指轻轻地触碰,却又意识到不妥,忙收回了手。这些都被车学沇感觉到了,抓起金元植的手,放在自己的脸旁,引导着手的主人一路往下,最后却停在了小腹上。关上灯,车学沇趴在金元植耳边吹着风,“你不是最喜欢摸我么?怎么?不敢啦?”
    金元植的背挺得笔直,定在那里一动不动,惹得车学沇推了他一下,搂着他的脖子,车学沇用手指轻轻拂过金元植的脸,将脸凑到他的脖子上,用牙轻轻咬着金元植的喉结。感觉到他的呼吸声变得粗重,车学沇的眼睛发亮。舌头顺着脖子向上挪动,最后停在耳边,车学沇此时的声音都是湿润的。
    “怎么?不想么?那我走了。”假装起身离开,就感觉自己的手被抓住,车学沇满意地看着金元植已经红了的脸,眼神是掩不住的得意,谁让他今天心情好,就小小地“奖励”一下他吧。
    将头埋在车学沇的颈间,金元植贪婪地呼吸着属于车学沇的味道,渐渐的这种举动就变了味,他开始不满足于颈间。一路往下,嗅着眼前人的气味,吻着他的每一寸肌肤,听着他的每一声轻喘,金元植感觉自己像喝了酒一样,心脏在胸腔不安分地跳着,催促他的下一个举动。咬着车学沇的锁骨,伸出舌头品尝着属于他的味道,金元植贪心地想把车学沇的身上全部染上他的气味。
    “嗯……轻一点,有点疼。”车学沇想推开金元植的头,而后者早已转移目标,顺着锁骨往下探索。终于,他找到了。
    “啊……你松嘴,不……”车学沇轻声拒绝着埋在自己胸前的金元植,而手指却插进了金元植的发间,将他的头往自己的胸口带。
    夜还很长。(明目张胆地卡肉)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