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杂食……星光……欢迎留言╮( •́ω•̀ )╭

我猫呢? 拉车 芸豆 〖拾壹〗

10.弘彬的忧愁
   “元植他,怎么了?”郑泽运不是很理解刚才李弘彬和金元植的那个晦涩难懂的眼神交流。不是都说通了么?难道又出事了?
   “那个……我有话和你说。”
   “嗯。”虽然不知道李弘彬想和自己说些什么,但郑泽运隐约感觉是重要的事。
   将郑泽运放到面前的沙发上,李弘彬跪坐在沙发前,就这样直直地盯着郑泽运看了许久。郑泽运也不说话,眼睛平静地回望着他。郑泽运只是单纯地等待李弘彬的下文,而李弘彬则是在思考,思考他对郑泽运的感情。
   说实话两个人的交流并不多,李弘彬并不能确定他对郑泽运的感情到底属不属于爱情,毕竟,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他做不到像金元植那样,直接勇敢地追寻自己所喜欢的所爱的人,他只能确定的是,郑泽运在他心中的分量越来越重了,不然以李弘彬的性格不可能去主动接近一个相识不久的人。
   “弘彬。”
   “嗯?”
   “等我变回原样的时候,我们能不能……”郑泽运的声音越来越低,猫眼不安地四处乱瞟可就是不看李弘彬。
    “嗯?你说什么?”李弘彬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往前凑了一点开口想让郑泽运再说一遍。其实郑泽运突然的插话打乱了他对于刚才所想的思绪,不过也好,反正李弘彬不太相信他能在自己刚才想的那一时半会儿里找到答案。
    伸出猫爪勾住李弘彬衬衫的领子,将他拉近,两只爪子都搭在他的身上,郑泽运有些抖,漂亮的猫眼盯着李弘彬的脸看了许久,将脸贴在李弘彬的耳后,郑泽运颤抖着说出了那句他想了许久的话。
    “等我变回原样,你可不可以考虑和我在一起啊。”紧张地舔了下嘴唇,却不想舌尖正好触到了李弘彬的耳垂。似是下定了决心,郑泽运将小小的头埋在李弘彬的颈窝,可能两人相遇的那天,那温柔的笑容,那温柔的声音,那温柔的人,那温柔的抚摸,就已经让他沦陷了吧。
    确认自己的耳朵没有出错后,抬起手,李弘彬轻轻抚着这只搭在自己身上的猫。他,貌似已经找到答案了。
    “好啊。”缓缓圈起挂在身上的猫儿,李弘彬的眼睛里蓄上了一些雾气。“我没有内丹……没办法……我没有办法帮你啊……”李弘彬的声音染上了一丝哭腔,“我是半妖,我,我没有内丹……我想让你变回原样……”话还没说完,一只猫爪就捂住了李弘彬的唇。
    眼泪就在眼里打转,李弘彬看着眼前的猫儿,他从来没有这么无力过。一滴泪悄悄从眼眶跑出来,却在掉落的半途被郑泽运舔去。
    “没关系,我知道你很着急,我们可以找别的办法,办法总比困难多啊,总会好的。”又舔了舔李弘彬的眼角,郑泽运用爪子上软软的肉垫拍着李弘彬的脸。虽然在普通人耳中只是一串悦耳的猫叫,但懂了意思的李弘彬却紧紧抱住了眼前的猫,一人一猫就这样抱了许久,直到他们不远处的房间出现了车学沇的人声。
    “学沇变回来了?”郑泽运看着李弘彬,他仿佛明白李弘彬刚才的悲伤了,“元植成功了啊。”
    “嗯。我们会想办法让你变回去的。”
    “嗯,我相信你。”
    不过,很快这一人一猫都齐刷刷地看向车学沇所在的房间,那里的声音,会不会有些……反常?
    轻盈地跳下沙发,郑泽运迈着猫步向房间门口踱去,身后李弘彬也悄悄挪了过去。
    “嗯你轻点啊……别咬那里!你别冲动好不好,啊,那里你轻一点很痛的,你松开好不好我什么都依你,哈……你这样会……我会……”
    “你曾经,是不是也对别人这样。”
    “嗯?”
    “你以前也对别人这样是不是!”
    熟悉的场景,李弘彬拍了拍郑泽运,“元植只是在逗着玩儿呢,你是没听过他俩第一天见面的时候,我在门外都急死了,后来一进去……完全就是元植逗着玩儿没轻没重,他太喜欢车学沇了。”
    如果接下来的话没有飘进他们的耳朵,郑泽运就信了。
    “你出去……出去,好痛!进不去的,啊……”
    “稍微忍一下,快好了,放松一下我进不去。”
    “你先出去,我有话跟你讲……出去啊,好疼……”
    “嗯……你,好痛苦,不过好奇怪……”
    “你夹得好紧……”
    “闭嘴!”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李弘彬不敢看郑泽运的猫脸,郑泽运也低着头用爪子在地板上画圈圈。
    李弘彬轻轻拉了下门把手,发现门居然没锁……应该不会有什么出格的事的,李弘彬这样安慰着自己。将门拉开一条缝,一人一猫趴在门缝望着里面。李弘彬和郑泽运的呼吸在看过去的瞬间就停住了。
    背对着他们的金元植结实的后背上挂着汗珠,结实的腰顶撞着他摁在床上的人。将床上趴着的车学沇翻过来,掰开他修长的腿,就这样放荡地挂在金元植的臂弯。他身下的人声音越来越亢奋,颤抖的尾音莫名地勾人。
    李弘彬的猜想再次打了自己的脸,默默关上门,抱起已经石化的郑泽运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那个……”李弘彬在心里骂着金元植,上次怎么没这样?非得这次?没出息!“我也没想到,他……”
    “嗯。”郑泽运还沉浸在刚才的视觉冲击里,“我想吃小鱼干,好多好多小鱼干,还要毛线球。”突然开口,郑泽运的眼睛一时无处安放。
    “嗷那我给你拿去,咱俩一块儿吧啊哈哈。”
    “拿了赶紧回房间。”郑泽运的喵声出奇地郑重。
    “嗯?”
    “你听过猫、叫、春么?”
    “没有啊……嗷~”李弘彬貌似明白了什么,拿了小鱼干和饮料后拎起郑泽运就冲进了他的房间。
    然而,车学沇的声音还是不负众望地折磨了他们俩一个晚上……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