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杂食……星光……欢迎留言╮( •́ω•̀ )╭

我猫呢? 拉车 芸豆〖拾贰〗

11.情意
    车学沇第二天是爬出卧室的,由于某人异样的目光,他决定变回一只猫……虽然不能讲话,但至少不会被……浑身像被车碾过一样酸痛,后腿在地板上打滑,车学沇表示无论是人形还是猫身,都不太容易。想了想还是变回人形,瞪了一眼还在床上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肇事者,车学沇咬着牙穿好了衣服。本来这个家伙救了自己,应该感谢他的,但是鉴于昨晚他的一系列行为,车学沇又送了金元植两个白眼。而此时的金元植坐在床上抱着被子,他光着上身,裸露的肌肉上全是抓痕,肩膀处还有几个咬痕。金元植委屈地看着正在穿衣服的车学沇,仿佛昨天被蹂躏的人是他。看着眼前那副美好的肉体,金元植回想起昨晚的情景,紧致的肉体,让人血脉贲张的叫声,以及那热情的回应。金元植看向车学沇的眼神渐渐变得痴迷,最后演变成近乎狂热。
    被金元植的眼神吓到,车学沇才意识到自己身旁的是一头狼,不过他转念又想,也就是在床上,他能证明自己是狼吧……扭头看着在自己“和善”目光下也变得温顺的大型犬,车学沇堵心到不想说话。不知道泽运那边怎么样了?穿好衣服,车学沇走向郑泽运的房间,如果他没记错,半妖是没有内丹的。而且自己一直占着金元植的内丹也不是办法,还得想办法把自己的内丹解封啊。
    推门进去,车学沇不负众望地被两双探究的眼睛盯上了。郑泽运舔着自己的爪子,揉了揉自己的脸,时不时还舔一舔李弘彬的手,看上去还算正常,就是眼神疲惫了些。而李弘彬,嗯……眼睛红红的,脸色惨白,关键是他在看着自己……车学沇往旁边挪了一下,李弘彬探究的视线也跟着他挪过去,而车学沇完全想不起来他那里得罪过李弘彬。
    “那个……昨晚睡得还行?”车学沇想找个话题,不过他非常幸运地踩到雷了……
    “呵,真是无语了。”郑泽运看了他一眼,扭过头假寐。
    “就你昨晚这动静,我和郑泽运要是能睡着就真的是聋了!”李弘彬调整了一下僵硬的面部肌肉,给车学沇一个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真的是辛苦你了,是不是?”
    “你……你们都听到了?”
    “嗯,聋子都听得到。”李弘彬的酒窝彻底失踪了。
    “啊哈哈,对不起啊,下次注意,下次注意。啊,泽运你怎么办呢?还有啊,我总不能一直占着元植的内丹吧?你有什么办法吗?”
    “有,我在丹青的别墅里有我原来的笔记,我记得那里有解封内丹的妖术。”郑泽运虽然没睡好但还是耐着性子回答了车学沇,毕竟这个家伙和自己有血缘关系……
    叫上还在发呆的金元植,一行人去了郑泽运在丹青的别墅,这是一个新建的高档社区,由于房价不低,而且大多是别墅,所以人比较少。但李弘彬还是在车上旁敲侧击地问过郑泽运:“你的那个别墅,没有人住么?”
    “嗯,我和学沇偶尔会回来,一般都是闲置的。”郑泽运不明白李弘彬这样问的目的,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李弘彬起初是很满意这个答案的,直到他推开了门……
    “郑泽运!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些都是什么玩意儿!”
    李弘彬的后背发麻,沙发上、地毯上、楼梯间、桌子上,全部都是仓鼠?而且还都是活的!天呐……那些小东西看到自己之后竟然还点了头?
    越过李弘彬,那些小家伙们径直涌向郑泽运。有些挂在他的身上,一晃一晃地,一个不小心还会掉下来,有些则趴在郑泽运的爪子上抱着爪子不撒手,还有一些身手不怎么敏捷的就爬到了郑泽运的面前讨好地看着他。一股小小的火苗在李弘彬心里悄咪咪地燃烧着,在一个声音响起后嘭的一声变成了一场大火……
    “哥!我好想你啊~”
    李弘彬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人抱起郑泽运,而郑泽运还一脸欣慰地蹭着他!连一向神经大条的金元植都感觉到了不对,由于没有胆子阻止,他只能默默为郑泽运祈祷……
    “你……”
    “这位是我特别珍贵的弟弟,在焕,快来打招呼。”此时的郑泽运还沉浸在见到自己亲爱的弟弟的喜悦中无法自拔,一点都没有意识到李弘彬的异样。
    “你好!我是他的弟弟,李在焕!你可以叫我在焕~”李在焕开心地抱着郑泽运的猫身,朝李弘彬挥了挥手,灿烂的笑容让金元植和车学沇的心都化了,除了李弘彬。
    “嗯。”李弘彬现在不想说话。
    “哥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受伤了么?”李在焕把郑泽运放到沙发上,担心地摆弄着他的爪子。
    此时唯一一个语言功能还算完善的金元植用最快的速度解释了一遍事情的来龙去脉。而李在焕听完之后一脸纠结地看着郑泽运,歪着头想了想,他抱起郑泽运摇晃着:“哥,你等我一下,我有东西要给你哦~”说着就跑到了楼梯旁边的小房间。
    也就是一分钟的时间,房间的门开了一条小缝,从门缝里跑出来一只小老鼠,白白的身子,尾巴一甩一甩的,小爪子里捧着一颗小小的有着微弱光芒的珠子。(以下为兽语十级能力者对话时间)
    “哥,你知道我就是一只小老鼠,所以内丹好不到哪去,但还是有点用的,我本来就弱,所以变回原形躲在这里也没有关系,你先把自己变回来,呐~”变成老鼠的李在焕费力地举起手里的珠子,却被郑泽运按到了地上。
    “不行,这样你会有危险的,在焕放心吧我没事的。”郑泽运当然不会让自己的弟弟冒这个险,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就是,你还是留着吧,哥你跟我来。”
    这时从楼上走下来一个人,高大的身形有一种压迫感,黑色的短发垂在额头,疏离的眉眼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伴随着危险和其他不明的情愫。韩相爀瞟了一眼李在焕,径直走过去捞起郑泽运上了楼。
    一行人愣在原地,过了一些时候才缓过来。刚才的那个人,是谁?而李弘彬此时关心的不是那个人是谁,他现在想把郑泽运掐死……李在焕抱着自己的内丹愣在原地,吸了吸鼻子,迷茫地看了车学沇一眼。
    “在焕过来,”温柔地叫他过来,车学沇用手拖着变回原形的李在焕,摸着他的小短毛。一旁的金元植想凑上去摸一把,被车学沇无情拍开并赏了个白眼,“我知道你很关心你哥,我也想让他变回来,但是你如果把你的内丹给泽运,你就会很虚弱的,你的好意泽运心领了,但是不要这样伤害自己好么?”
    “嗯,我就是想让泽运哥早点变回来……”李在焕收回内丹但是并没有打算变回人形,在车学沇的手上蹭了蹭,又嗅了嗅金元植的手指,随机不安地望着楼梯。
    韩相爀把郑泽运放到二楼卧室的床上,不等他开口就封住了他的妖气,“我知道哥你要说什么,但我还是要这么做,那只小老鼠太弱了,可能不仅帮不到你还搭上他自己,我没有内丹也好好的,所以再合适不过了。”不等他拒绝,韩相爀就把自己的内丹打进了郑泽运的体内。
    “谢谢你,爀儿。”郑泽运看着韩相爀,眼睛有些湿润。
    紧紧抱住郑泽运,原本冰冷的眼睛竟有了温情的味道,“哥你说什么呢,当初你就是这样对我的不是么?”
    “嗯。”不再说什么,郑泽运抱着韩相爀不再言语。
    然而这最后一幕都让上楼的李弘彬看在眼里,他感觉自己的心被一些东西堵住了,很想打人。清了清嗓子,李弘彬不再看他们,用冷淡的语气对郑泽运说:“既然没事了就赶紧下来,商讨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还有,把衣服穿上。”说完,李弘彬头也不回地下楼了。
    两个人下了楼,就看到金元植和车学沇惊喜的眼光,已经变回人形的李在焕更是扑过来抱住郑泽运高兴地晃来晃去。
    “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哥你多保重,有什么事就叫我,还有,他我就带走啦,记得拿我的内丹来赎。”随手捏了个诀,拍在李在焕身上,就让他现了原形。提着老鼠尾巴,韩相爀不顾李在焕的挣扎,大摇大摆地离开了。走到门口时,他又顿了一下,微微转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李弘彬,“哥,这个人身上有你的味道,他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愣了一下,郑泽运看了眼李弘彬,而后者则扭过头不看他。
    “我的恋人。”
    “噢,那你们好好发展咯,人还挺漂亮。”冲着李弘彬笑了笑,扔给他一个东西,韩相爀拎着手里可怜的小老鼠潇洒地离开了。
    “嗯。”郑泽运再次看向李弘彬,这次李弘彬没有避开,但眼神里的情绪有些低落。
    李弘彬的心里热热的,又有些羞愧,自己刚才的小心眼都被那个不讨喜的家伙看到了,郑泽运那个家伙怎么还不过来哄他……看着手里韩相爀给的小瓶子,放在鼻子前闻了闻,李弘彬的耳朵悄悄地红了。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