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星光一枚,资深吃货(๑•ั็ω•็ั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炸了!我们碧斯怎么这么好看!所以!更文啦~
《我猫呢?》
15.禁术
  “吱吱……吱吱吱……”
  感觉到脸上有毛茸茸的东西在动,郑泽运抬手有些不耐烦地在脸上扫了一下,随即又反应过来马上接住了被自己扫飞的小仓鼠。身上的不适感让他皱了下眉,看了眼还在睡的李弘彬,无奈地捋了把头发,他估计又要生气吧……
  “怎么了?”轻轻揉着手里小小的一团,郑泽运压低了声音。
  “吱吱吱吱!”
  “学沇怎么了?”有些好奇,安抚地搂着刚刚睡醒的李弘彬,不顾他的挣扎将他圈在怀里,郑泽运好奇地看着在自己手上急得转圈圈的仓鼠。
  “吱吱吱吱吱吱!”
  “他被一个凶恶的坏人欺负了?”李弘彬在旁边插话,“那应该就是金元植了。”
  “吱吱吱吱吱!吱……”仓鼠有些绝望,大力地扯着郑泽运的手指,想让他快去解救车学沇。
  被手上的仓鼠逗乐,跟随着门口的一众仓鼠,郑泽运拉着不怎么情愿的李弘彬去了车学沇房间门口。
  正在犹豫要不要敲门,仓鼠们就合力将门打开了……急切的仓鼠们冲进了房间,郑泽运刚想说什么就被眼前惊人的景象弄得说不出一句话。
  蜜色的肌肤没有一点瑕疵,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薄被搭在臀部,遮掩着令人遐想的部位,精瘦的腰间是一条结实的手臂,而手臂的主人则贴着身前的这具蜜色的肉体睡得正香……两人的周围一片狼藉,散落的衣服,一屋子麝香的味道,混合着猫薄荷以及其他气味。
  郑泽运放在门上的手不自然地收了回去,尴尬地摸了摸鼻梁,看了眼正在瞪他的李弘彬。昨晚并不和谐的体验让郑泽运又看了一眼还在床上睡着的车学沇和金元植。
  “怎么?羡慕了?委屈你了是吧?”揪着郑泽运的耳朵,李弘彬的脸有些红,故意恶狠狠地瞪着郑泽运运,他知道昨晚他们两个人都很辛苦,什么都没做成不说他自己还喝了那杯鬼东西弄得身体软趴趴地缠着郑泽运一宿,最后还是郑泽运帮他吸出来的……
   “没,没有……”郑泽运安抚地搂着李弘彬,同时疑惑地看向身后的那群仓鼠。
   仓鼠们目瞪鼠呆地看着李弘彬,这个漂亮又温柔的人为什么会这么暴躁呢?一定是泽运主人惹他生气了……它们一致地想着……
   “嗯……嗯?嗯!?”
   车学沇有些懵地划拉着自己的头发,还好心地把金元植摇醒。毫不避讳地搂着郑泽运,车学沇的笑容在李弘彬眼里格外地讨厌。
   “我们泽运昨晚睡得好么?”光着身子,车学沇慵懒地攀着郑泽运的脖子,“不好么?我睡得可好了呢~”
   “给我从他身上下去……”李弘彬的声音低沉得一塌糊涂。
   “哟,这就开始宣誓主权了?”
   不知为什么,车学沇很喜欢和李弘彬斗嘴,他感觉很有趣。旁边的金元植醒来之后刚刚起身,还没说一句话,他就被眼前这一群悲愤的仓鼠覆盖了。
   一只又一只仓鼠悲愤地用小爪子打着金元植的手臂、腹肌,有的趴到他的肩膀上用爪子里的坚果砸着他的头。它们一致地将眼前这个坏家伙往床边推,弄得金元植哭笑不得地。
  “吱!(坏家伙!)”
  “啊?”金元植居然有些委屈,明明昨晚还好好的,为什么就过了一晚上仓鼠们就讨厌他了?
  “吱吱吱吱!(欺负学沇的坏人!)”
  “噗……”李弘彬原本不怎么美丽的心情因为这些悲愤的仓鼠瞬间变得好了不少,“听见没有,哈哈哈哈哈哈……欺负学沇的坏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此时的金元植还是一脸懵逼的……
  有些不好意思地打了下金元植,车学沇瞪了眼笑裂了的李弘彬,他知道仓鼠们为什么这样了,还不是他的叫声……有些懊恼地掐了下金元植的手臂,满意地听到后者的痛呼后,强行气定神闲地披了件衣服,“泽运啊,你的笔记是不是在书房里啊?”
  “嗯。”
  突然谈到正题,郑泽运愣了一下,他没记错的话他以前的笔记都在书房,而且里面的内容应该是很全的。不过他隐约记得有些咒术是妖碰不得的……但愿不会是这样。
  郑泽运的书房不大,但东西很全,左边的书架上是名著杂记等供消遣时间的读物,中间是书桌,郑泽运闲暇的时候会在这里写一些东西,音乐剧的台词,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右边是各种典籍,妖术、幻术、巫术、咒术、药理等等。找了一会儿,郑泽运拿出一本笔记,不是很厚,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各种咒符以及其中含义。
  “祝者符也,原来的祝和符咒是不分的,只不过后人根据具体的作用分开了。”有些怀念地翻着手中的笔记郑泽运也在脑海深处挖掘着尘封的记忆。
  “我记得用祈诉符就可以解开了吧?”车学沇在旁边看着那本笔记。
  “不行。”
  “嗯?”
  “这个咒的本身是镇魂除妖的,也就是说是灭魂散魄的恶毒符咒,但由于这张符的针对性很强,而你恰巧不是狼所以这张符的功效就减弱了不少,变成了近似于安神符的一种特殊的符,于是就封印了内丹但没有生命危险。”
  “那怎么办?就这样等着?”金元植有些不安。
  “不,还是有解决方法的。”郑泽运看向窗外,拉过李弘彬有些颤抖的手,“只不过有些麻烦。”
  “嗯?”
  “学沇。”沉默了一会儿,郑泽运突然开口。
  “嗯。”
  “你记不记得有些符咒是妖碰不得的。”
  “你不要逗我……我有一段是没学的……”
  “这个咒我们两个都做不出来。”郑泽运的语气变得越发肯定,同时一个人的影子在他的脑海里越发清晰。
  “那需要人类么?”
  “不,半妖。”
  “我就是啊……”
  “你不行。”郑泽运打断他的话,这才是最令人头痛的地方。“咒术的完成需要强大的妖力,而拥有强大妖力的半妖几乎没有,你的妖力几乎是没有的,所以弄不好还会把自己搭进去。”
  “那就这样听天由命么?”李弘彬有些急躁,“妖不行,半妖没有妖力,你和车学沇就这样了是么?车学沇有金元植还好过一些,我没有内丹啊……我连让你维持人形的力量都没有,就让你一直用那条蛇的内丹么?”
   李弘彬有些脱力,有些委屈地靠在郑泽运肩膀上,他从没有这么恨过自己的血统,为何自己不是妖呢,这样的话,他的爱人就不会……不想再想下去,李弘彬紧紧地搂着郑泽运,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变回一只猫。
  “我知道,这很危险,而且如果长时间没有内丹提供妖力,我和学沇就会失去所有妖力,变成一只普通的猫。”
  “那……”
  用手指抵住李弘彬的唇,郑泽运示意他放心。
  “学沇啊,我们去找他吧。”
  “啊!我怎么把他忘了!他有伴侣的内丹的!而且我没记错的话当年他咒术的成绩和你不相上下吧?”车学沇原本有些丧气的脸上满是笑容。
  “谁啊?”金元植有些好奇。
  “我们的同学。”车学沇开心地搂着金元植转圈圈。
  “也是半妖么?”李弘彬居然有些期待,他第一次听说除了自己以外的半妖。
   “嗯。”
  “泽运你给他打个电话吧,他要是没有行程的话下午就去找他。”车学沇跟个孩子似的挂在郑泽运身上,还不忘高兴地拍拍李弘彬的后背。
   “在范啊,下午有空么?”
   “下午没有行程啊,哥你怎么了?”
   “找你做一张符。”
   “好啊,等着你。”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