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杂食……星光……欢迎留言╮( •́ω•̀ )╭

只你一人 all运

第一章

第二章  再遇
“这次想要什么身体呢?”车学沇环着泽运的腰,将下巴抵在他的脖颈,熟悉的草木香气让车学沇越发舍不得放开。
“女人,高一点。”
“上一次的不好么?”
“你喜欢?”
“我只喜欢你呀。”为了躲避泽运眼神的拷问,车学沇耍赖地摇晃着他的肩膀,“为什么非要用女体呢?”
“无需每次都用本体,最后一世才可,我必要比谁都小心,毕竟……”
“等你结束这几年,我们就离开。”接过泽运的话头,车学沇再次将人搂入怀中。他明白郑泽运在担心什么,本体方便,但也危险,认识他们的精怪不多,但也不少,毕竟他们两个还在修炼时就领略过一些,好坏难辨,难免会有存歹心者,入世历劫的精怪,可是值不少道行呢。
“女体没办法附加一成妖力,你会很吃亏的。”车学沇企图让恋人改变心意,“就凭人类的那点儿法术,一旦出了什么事,只能看命数。”
“无妨,女体的话可以不用削去灵目,可辨妖鬼,再者,如若成真,也只能怪我命格不佳……”
“如果,”再次阻止郑泽运继续说出不吉的话,车学沇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口了,“如果实在不行,你就在那里寻一个能护你周全的人。”
“你当真舍得?”有些惊讶车学沇竟能如此让步,郑泽运往前一步将脸凑上去,本就薄凉的唇轻轻蹭过对方的鼻尖,看到对方用带着爱意的眼眸盯着自己时,郑泽运不再逗他。
“舍不得呢……”搂着郑泽运的细腰,车学沇孩子气地左右晃动。他当然舍不得,可那又如何呢?自己身居险位,险些自顾不暇,如若不出此下策,恐怕郑泽运在人间能不能活到成年都是个问题。
“你无须担心我,反倒是你自己,在地府要保重。”
“嗯。”
“拿上这个,”车学沇从怀中取出一枚魂玉,“魂魄受到威胁时就把这个摔碎,你就可以直接回地府了。”
“虽然不会用到,不过我还是拿走,省得你又要念我。”拿了那魂玉,郑泽运最后看了眼车学沇,转身便投了人间。不过郑泽运没有料到的是,那魂玉还当真用到了,只是结果让人难言。
再睁眼已是人间,郑泽运抬手看看自己现今幼小的肉体,心情竟还不错。侍女很适时地扶她起来,习惯性地望向窗外,尽管空无一物但还是很吸引郑泽运。毕竟她还要等几年才能出这个屋子,且不说灵目还未完全觉醒,她本身的气息还未收敛完全,光是一点气味就能让这附近的妖物们像见了蜜的苍蝇一样蜂拥而上。
不过这种看似清闲实则有些枯燥的日子过得很快,郑泽运已经可以自由行动了。早先的婴儿身体现今已经长成了半大少女模样,长期居于室内让她的肌肤似玉般通透,长发随心地披在肩上,和上一世冷清的眉眼略有些不同,这一次的郑泽运身上冷清的气息减了不少,
许是很久没有这般自由了,郑泽运竟一时不知该去哪里。观望了一下四周,她抬脚向宅邸后方的山上走去。她没有忘记那日车学沇的话,所以她才来寻那孤魂。不过这次并没有如她所愿,那孤魂并没有出现。郑泽运找了一圈,便随便寻了处阴凉坐下了。据说有神明居住或封印着妖物的山会格外祥和,郑泽运先前倒没发现,这一坐下仔细观望打量才发现,周围当真安静得紧。正打算闭眼歇息片刻,不曾想竟凭空出现了个声音。
“这会儿不回去,等天黑下来你兴许就走不了了。”
郑泽运只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回头看到枝头停着的那乌鸦时,便想起了上一世结束时与她闲聊的那只乌鸦,不正是它么?
“我当是什么,原来是只会说话的鹩哥。”并不打算与他多言,郑泽运起身欲离开,却发现那乌鸦竟跟上了自己。
“怎么?你迷路了不成?”
“送你下山。”
“不知今天是什么能让您有这般心思?”
“你和那个人很像。”
“何人?”
“故人。”
自知自己就是那“故人”的郑泽运一时答不出话来,只得撇嘴走在前面。她尚未成年,当然不曾发现四周似是窥视自己的游魂,只当是那乌鸦许久不见人了,偶尔发了次善心罢了。
“今晚就不要出来了。”
“又是为何?”
许久没有答案,郑泽运才发觉那只乌鸦早就没影了。斜阳的余晖洒在她身上,原本有些凉薄的脸也跟着有了些烟火气,深深吸了最后一口外面的空气,郑泽运抬头便望见了大门外候着她的侍女。少女周身被神明眷顾般的金辉让仆从看呆了的同时,也惊艳了隐于不远处的李弘彬。
“驱魂香可还有?”郑泽运转头询问侍女。
“仅存两壶。”
“待会儿拿来,今晚便燃了。”
“是。”
郑泽运的灵目虽未完全觉醒,但她依旧察觉到了什么。捏着那乌鸦状似无意沾在她后领处的黑羽,郑泽运竟罕见地皱了下眉。
“取那灵犀香来,吩咐下去,今晚守夜的人只守外厅即可,莫要进来,内室只留颂春在门外候着。”
天色转眼间就黑下来了,郑泽运抬头看了一眼才想起,今日是夏至,没有那月光,府中的结界怕是要削弱不少。
“天要黑了呢。”指尖轻抚那黑羽,郑泽运的话听不出喜悲。

tbc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