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星光一枚,资深吃货(๑•ั็ω•็ั๑)

我猫呢? 15.弘彬的忧愁3.0


   望着浑身沾满了花生碎的车学沇以及被车学沇蹭了一身的郑泽运,李弘彬感觉自己的眼皮直突突。这家伙就不能安分一点么?变成原型上蹿下跳就得了,还拉上郑泽运,他都准备要走了,车学沇转身就把花生碎打翻了。让李弘彬最气愤的是,车学沇把自己毛上沾着的花生碎都蹭到郑泽运身上了……本来一只雪白的猫,现在有些惨不忍睹。而车学沇则欢快地在旁边打着滚儿,郑泽运也不恼,居然还帮车学沇舔毛?
    察觉到李弘彬有增无减的怒气,金元植很有眼色地抱起两只猫挪向浴室。
    “那个……豆儿啊,你自己先走哈,我给他俩洗完就去找你。”说完之后光速消失。
    李弘彬认命地独自开车去了郑泽运他们所在的经济公司,而金元植则在浴室开始了他的洗猫大业。
    这是李弘彬第二次来这里了,第一次是找郑泽运,没有好好看过这里,这次他从一楼大厅进来,稍微观察了一下。一楼的接待基本都是普通人,只有少数管事的是妖,不过妖力不强,李弘彬拿着郑泽运的卡一路畅通无阻,招待的小姐直接把他送到了十二楼。
    “出电梯直走然后左拐就是林在范的练习室了。”招待的小姐脸上都笑出花来了。
    “好的谢谢。”
    李弘彬有些紧张,因为从出电梯门的那一刻起,他就感觉到了周围弥漫的妖气,成色都不简单,看来自己不应该自己一个人先来的……看着手机上林在范的照片,李弘彬开始庆幸自己不用挨个地问别人,不然这栋楼这么多妖怪,自己还真不一定能保证安全。
    练习室的门虚掩着,李弘彬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直接进去,伸手敲了敲门,一个干净的声音响起。
    “请进。”
    李弘彬进门时有一瞬间想冲出去,这是一屋子什么东西?坐在沙发上看录像的应该就是林在范了,因为只有他的妖气很微弱,旁边的是一只猫妖,看上去挺正常但笑起来满脸褶子是什么鬼?还有上次看到的那条蛇和狗,靠在一起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最诡异的还要数在角落里悬浮着的少年以及满屋飞的那两只鸟……其中一只为什么有四只脚?!
    “我今天要是不把你的毛拔干净我就随你姓!”
    “那就随我姓吧,爸爸带你飞啊~”
    “bam疯子你不要欺人太甚!”
    “金有谦你自己说的啊哈哈哈哈哈哈……跟鹤比飞行速度,你是不是傻啦。而且你体型受限只能缩着当然没我快啦~”
    李弘彬看着两只在屋顶飞来飞去的鸟,后面那只的爪子还冒着亮光,要是一个不小心刮在身上估计一层皮就没了……
    “又见面啦~”王嘉尔眯着笑眼上前打招呼,顺便看了眼还在练习室皮的两只鸟。
    “你们两个给我安静一点。”反手就是两张符,林在范揉了揉太阳穴,这俩孩子咋就这闹腾。
    被符咒贴中的两只鸟摔在地上化成人形滚在了一起,在房顶悬浮的少年也默默飘下来坐在林在范身边,在地上翻滚的两只收到各自家长的眼神警告后也瞬间安静下来。一时间屋子里所有人都看向了李弘彬。
    “请问您找谁?”林在范身边的猫妖对李弘彬笑了笑,顺便用询问的眼神看向林在范。
    “呃,我找林在范。”李弘彬感觉气氛有点不对……
    有些玩味地看向林在范,朴珍荣的笑容灿烂得有些可怕。
    “旧情人?”
    “啊?”
    “那就是了?”朴珍荣眼里闪着亮光,在一旁看着的李弘彬后背不禁一凉。
    “郑泽运找他,只不过他还没到。”看到林在范求救的眼神,李弘彬很有眼色地解释给眼前这只快要炸毛的猫听。
    “那请问你是……”
    “我是郑泽运的恋人。”
    一瞬间朴珍荣脸上的和善又回来了,速度之快让李弘彬暗自佩服,笑着让李弘彬随便坐,又把周围看戏的人叫过来挨个介绍给李弘彬。
    “这位是我的恋人林在范,是泽运哥的同学,这是我们Jackson,他旁边的是Mark,地上的两个是bambam和有谦,我手边的这位是荣宰,你可以叫他小七。”
    林在范的话他如果感觉没错应该是混蛇目的半妖,朴珍荣是猫没错了,中间的两个他早先见过,那个bambam是灰鹤,那他旁边那个四只脚的是什么鸟?还有最诡异的那个少年,连妖气都没有?人类是不可能悬浮的,那他到底是什么?李弘彬越发地好奇这是一屋子什么东西……
    “有谦是狮鹫,但是他刚成年所以形态还不太稳定哦。”崔荣宰的声音适时地响起,他看向李弘彬,干净的笑容让李弘彬讨厌不起来。
    “那你……”
    “山鬼。”
    就是那个除了寿命长点儿,净化作用很强以外跟人类毛区别都没有的山鬼?李弘彬暗自吐槽着这个练习室的生物……
    “那个,郑泽运说他在19楼,让你过去一下。”
    “嗯,珍荣你看着他们别捣乱,我待会儿就回来。”
    “嗯。”
    林在范看着眼前的两只猫有些迷茫,郑泽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悠闲地甩着尾巴,旁边的车学沇也事不关己地舔自己的爪子,金元植则呆滞地看着车学沇。李弘彬只能将事情的经过尽可能快地和林在范讲了一遍。
    “这个很简单,只要两张符咒就能解决。”
    车学沇很高兴,跳到林在范肩膀上蹭了蹭他的侧脸,不过林在范接下来的话让他有些绝望。
    “不过画符的纸要用祭祀的纸。”林在范顿了一下,“我记得阿姨那里有一些,你们可……唔……”
    “不能让我妈知道!”
“不能让我妈知道!”
    被两只猫的爪子堵住嘴,林在范有些无奈,“那怎么办?”
    “偷偷拿两张吧……”金元植试探地看向郑泽运。
    “好。”
    “嗯?”林在范想说些什么,但是他似乎明白了郑泽运的顾虑于是就闭了嘴。看了眼李弘彬,无视他的疑惑,“我记得阿姨的办公室就有,正好今天阿姨应该不在。”
    “行,那就赶紧吧,不然她要是回来了就完了。”


   他们会这样成功吗?当然不会ヽ(´・д・`)ノ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 )

评论(1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