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杂食……星光……欢迎留言╮( •́ω•̀ )╭

郑泽运生贺之爀运小段段(女装预警)

哈!我回来了……最近有点忙,实验有点多,所以就没有很多时间(╥╯^╰╥)虽然未来的一个月都是这样,不过我会在假期回来哒!我的最爱太滚尼生日快乐呀~우리 레오 파이팅 !사랑해요 (*^ω^*)


以下为正文


好了,这次换郑泽运生气了。他前阵子就差把肝交了才腾出这一天的空闲,韩相爀呢?从中午就不见人不说,电话也不来一个,好不容易来了个电话还是让他开门拿快递。望着被自己随手摔在门口的快递,郑泽运起身准备拿快递撒气。那是个精致的盒子,白色的包装,郑泽运回想了一周内他的购物记录发现他并没有买这个东西,难道是韩相爀的?

迟疑地解开盒子上的蝴蝶结,郑泽运的动作很轻,眉头却紧紧皱在一起。盒子里,是一件漂亮的裙子,柔软,泛着柔光,让人有一股保护欲,如同这裙子的主人一样吧。他早该发现的,韩相爀的心从他这里离开的事实。这算是比较委婉的暗示了吧,郑泽运感觉自己喉咙发紧,自己该离开了。他脑中一片空白,视线在门口与沙发之间乱瞟,或许是怕自己哭出来,郑泽运起身飞快地收拾着东西。

他的东西很少,只有几件衣服几双鞋和一个箱子,以及一枚戒指,那是韩相爀送他的情人节礼物。将手指张开,对着阳光打量了许久,郑泽运发现自己很久没有戴戒指了,金属冰凉的触感让凉意从指节传遍全身。不相信地打开行李箱,他一定有什么东西忘记了,一定。可他翻找了半天,直到窗外的阳光消失,夜幕降临,都没有找到那个被他遗忘的东西。或许他找不到了,即使找到,也带不走。

玄关传来开门的声音,郑泽运才意识到已经是晚上了,他要离开了。也好,面对面道别或许会让他从容一些吧,至少在韩相爀眼中,他离开的背影不会那么落寞。

“怎么?”见了门口的箱子,韩相爀噙着笑,看来自己的恋人状态不太对啊。

“你……”郑泽运气得说不出话,他是要自己难堪么,“不是已。经这样了么。”

“嗯?”韩相爀见郑泽运也不说话,他旁边是那条裙子。这个笨蛋一定是误解了这条裙子,韩相爀忍着笑意,继续逗他,“看到了?”

“嗯。”郑泽运坐在沙发上,没有多余的话,他在等,等一个解释。

“嗯哼?”点上一根烟,深吸一口,让烟草的香气萦绕在四周,白色的烟雾飘向郑泽运,似有似无地勾引着眼前这个男人。

“呵。”

韩相爀将手指伸到恋人的锁骨周围,不出意外地,自己的手被拍开了。强制性地将人拉近,嘴里的烟缓缓喷洒在郑泽运脸上,白皙的脸庞上游走着一层薄薄的烟雾,竟让韩相爀想要吻上去。被烟草味呛到,郑泽运烦躁地拍开他的手,对方暧昧又轻浮的举动惹恼了他。感觉自己已经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了,郑泽运起身打算离开。

“你啊……”将人拉回自己怀里,揉着他头顶的碎发,韩相爀被郑泽运过分发达的联想能力逗得哭笑不得。“你见过哪个女生会穿尺码185的裙子啊。”有些凉意的手伸进郑泽运的衣摆,蹂躏着里面的两颗红豆。

“你放开!”郑泽运眼里含着泪 ,他好委屈,委屈到不想反驳。

“是给你的啊……”

“嗯?”郑泽运眼角的泪滑下去,呆滞的表情在韩相爀眼里竟有些滑稽,紧接着他的呆滞转变成了惊恐,“你你你……你放开,松开,放开我,变态!”

现在走还来得及么……郑泽运懊恼自己为什么不来个不告而别,留在这里等这比被绿还要屈辱的炼狱时刻。

“来不及了……哥我忍不住了,所以就不等你自己穿了吧。”随即状似认真地看了看不知何时被他拿在手里的裙子,“等我尽兴之后哥再穿给我看吧,嗯?”

郑泽运被自己欲念过盛的恋人弄得红了脸,只能点头应了声“嗯。”

“生日快乐……我的爱。”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