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杂食……星光……欢迎留言╮( •́ω•̀ )╭

无论什么时候都在一起吧 前调

  前调
   已经好久没和郑泽运发火了,车学沇捋了把头发,上一次发火的时间他都记不清了,郑泽运总是保持着一贯的沉默,仅仅是对他。和弟弟们相处时,郑泽运会开朗些,会有露出牙龈的那种笑,而和车学沇单独在一起时,他在郑泽运脸上从没有看到过那种说不上好看却异常让人舒服的笑容。即使是在两个人背着弟弟们干“坏事”时,他也不会对自己说出那些看似多余但情侣之间都会说的情话。而且,他们已经很久没有……
   有些莫名的烦躁,亦或是不明理由的不安,车学沇看向正要进房间的郑泽运。依旧是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郑泽运不经心的举动让车学沇心中的不安彻底爆发了。
   郑泽运有些纳闷,今天的车学沇脸上没有笑容,一如他们初次见面时自信和善的笑容。对于相处了好几年的恋人,郑泽运想不出什么话可以准确地讲述他们的感情,他自己有时也会有些许的懊恼,明明对弟弟们都可以相谈甚欢,到了车学沇这里居然会拘谨一些。不过好在他的恋人理解他,会主动抱住他,亲吻他,郑泽运的一个眼神,车学沇就能懂。郑泽运喝了口水,想说些什么,却被车学沇打断了。
   “或许……”深吸一口气,车学沇别过脸去不看他,“我们可以分开一段时间,我累了。”
   依旧没有言语,郑泽运定定地看着坐在窗边的车学沇。过了许久,一声轻飘飘的回答留在了卧室,回过头时郑泽运已经离开了。车学沇想哭,但眼睛却干干的,负气地倒在床上,眼睛却望向门口。
    每当心情不好时,车学沇就会制作香蜡,浓郁的香气会让他忘记自己的不开心,会麻痹自己的痛觉。默默拿出放在抽屉最里面的纸条,上面记着一个让他啼笑皆非的配方,据说闻到香气的人可以互通心意……这是他在旅行时听一个小贩说的,当时觉得有趣,就记了下来。不过,车学沇的眼神暗淡下来,今晚可能用不着了吧。做事情半途而废不是他的作风,伴随着复杂的心情将香蜡做好,点燃,放置在客厅。不管有没有用,香气还是很讨人喜欢的。
    矛盾的产生必定会伴随着下个以及下下个矛盾,比如正在摔东西的李在焕以及隔壁正在单方面冷战的李弘彬以及无条件承受暴力的韩相爀和金元植。
    “为什么不对我撒娇!”李在焕很郁闷,眼前这个可爱的弟弟最近在自己面前撒娇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对自己的耐心貌似也少了许多。但是!今天他在拒绝了自己的要求后,在后台居然对着别人撒娇!忍无可忍的李在焕下班后拉着韩相爀进了房间,在把床上所有的枕头全都丢到韩相爀身上以至于没有东西可以扔之后,一脸“怨恨”地瞪向韩相爀。
    “哥我很累了……”
    “你变心了?”
    “没有,哥我真的很累了……”韩相爀此时有些无奈,这个小孩子气的人总是因为小事磨他,但是每次自己都不会生气。摸着李在焕的后脖颈,韩相爀试图像往常一样安抚他的恋人。
    不过,小的介怀经过时间的积累就会变成安抚解决不了的难题。
甩开韩相爀的手,李在焕冲出了房间。
而还在和金元植冷战的李弘彬此时也失去了耐性,他不是不相信金元植,但是今天他看到的画面让他无法说服自己。
“今天……”金元植想要解释什么,他再迟钝也感觉到了今天恋人的不对劲。他经常和不同的女艺人合作所以时不时会有绯闻传出,起初李弘彬还会调笑他,因为金元植每和一位女艺人合作就会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紧张兮兮地和李弘彬解释半天。但时间一长,每次的报备得到的回应都是那句漫不经心的一句“知道了”,金元植有时就不会特意去交代自己去干了什么,以及和谁一起,毕竟,李弘彬不想知道。
“你想说的东西我长了眼都看到了,”看了眼杵在自己面前的金元植,李弘彬的无名火越烧越旺,那个女模特跨骑在金元植身上的画面还停留在他脑中,挥之不去,他不想再去回忆今天的细节,也不敢去想其中的真实程度。“挺顺利么,那个女模挺漂亮,眼神也挺到位,怕是要把你的魂也勾走……”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什么样?我看到的都是误会?我错怪你了?你出去一天不告诉我具体行程,我从泽运哥那里知道你去拍单曲封面想去看看你。”李弘彬突然停下,以往清澈的眼中不再有温情,而是充斥着戏谑、恍然大悟、愤怒以及隐藏在眼底深处的哀伤和自尊。“或许我根本就不应该来看你,毕竟,坏了你的好事么……”
“你在说什么你知道吗……”金元植的嗓子有些干涩,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恋人会这样想自己,但让他更加悲哀的是,眼前人眼里的决绝剥夺了自己一切解释的权利,原本要脱口而出的解释咽回之后变成一声叹息。
“出去……”李弘彬不想再说什么,已经够了。
金元植依旧愣在原地,仿佛没有听到李弘彬的话。定定地看着李弘彬,金元植感觉自己的胸口好闷,却又宣泄不出来。他仍在消化李弘彬刚才的那几句话,虽然不长,对于他来说却是世间最为费解的话。
“好……我走。”
见金元植迟迟没有动作,李弘彬毫不犹豫地起身,离开时摔上了门。巨大的声响在金元植的脑中一直回荡着,直到他不堪重负倒在床上。将被子蒙在头上,让自己的周围都充斥着李弘彬的气息,金元植的眼睛竟然有些发烫。
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有人压到自己身上,金元植有些惊喜地拿开被子,却发现眼前的是笑容有些苦涩的李在焕。有些失望,但还是像个孩子一样把脑袋埋在李在焕怀里。他现在好累,只想靠在李在焕身上。
“我们植儿受委屈了么?让我看看我们植儿哭了没有啊。”李在焕用哄小孩子的语气逗着金元植,他在客厅坐了一会儿,而金元植房间的门虚掩着,所以缘由他也就听了个大概。将怀里沉默的金元植挖出来,李在焕耐心地擦着弟弟脑门上闷出的汗,也就是现在,这个平时比谁都像孩子的人才会有哥哥的样子。
“没有……”稍微振作一点的金元植摇摇头,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看向李在焕,“哥你怎么没和爀儿黏在一起?”
“我啊,”李在焕顿了一下,随即又像是刻意保持镇定似的看向金元植,“我不开心。”
看到眼前这个刚刚还在安慰自己的哥哥又恢复了他的小孩儿心性,金元植难得地心情好了一点,毕竟轮到他当“哥哥”安慰眼前这个长不大的孩子了。
“哥你身上好香啊。”刚把手搭在李在焕脖子上,金元植闻到了他从来都没有闻到过的香气。
“是学沇哥放在客厅的熏香吧,”李在焕皱了下鼻子,“他一定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我刚才看到他对泽运哥冷着脸,八成是生气了。”
金元植有些同情郑泽运,但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也好不到哪去,而且眼前这个也是个气性不小的,金元植越发地认为自己、郑泽运以及爀儿有些同病相怜的味道。
“学沇哥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吧,香气这么浓……”金元植有些担心地看向门口。
“不用看啦,爀儿去找学沇哥了,也不知道哄我……”李在焕的声音越来越小,看到金元植无奈的笑后耍赖似的将身体摔在床上,“我不管,今晚你陪我!”
“好。”无奈地笑笑,金元植起身关了灯。
客厅沙发上正在“看电视”的李弘彬见金元植的房间关了灯,愈发烦躁地关上电视,左右权衡之后进了郑泽运的房间。一时整个宿舍都陷入了无尽的寂静,韩相爀难得地没有拒绝车学沇的安抚,躺在车学沇旁边,伴随着那仿佛能沁入梦中的香气入眠。车学沇则愣了一会儿,不久之后才合眼。坐在床上愣神的郑泽运被突然闯入的李弘彬打断了思绪,才想起来到了睡觉的时间了,挪出一大块空地让弟弟躺下,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陷入沉睡。
夜的来临预示着梦的活跃。
@雷歐歐小花園 我终于完成了……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