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杂食……星光……欢迎留言╮( •́ω•̀ )╭

无论什么时候都在一起吧 中调

中调
李在焕醒来时天已经亮了,太阳挂在头顶,阳光温暖又不会过分地刺眼,几片云彩挂在天空,到是给单调的天空增色了不少。随即,他意识到了一个很严肃的事,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他不应该是躺在宿舍的吗!随即,李在焕接受了现实,因为他发现了旁边睡得正香的金元植……
“醒醒啊醒醒!快看快看这是哪里!”李在焕有些兴奋,仔细观察后他发现这里的景色还不错。
“当然是在梦里啊……”金元植睡得迷迷糊糊地,不过他真的说对了。
“嗷。”李在焕很快就消化了这个答案,并且一点都没有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还是和金元植 。
“起来啦,在梦里还睡!”将金元植从地上揪起来,李在焕开始认真地观察环境。周围没有什么建筑,蒲公英倒是不少,李在焕这才意识到自己身处一片蒲公英花海,他们身处花海中央,周围开满了淡黄色的花朵,偶尔路过的风会顺便卷起它们的种子,将它们带向远方。如精灵般,那些种子乘着风,用最后的时间作别它们的故乡。李在焕看得有些入迷,以至于他完全没有听到金元植的呼唤。
“哥,哥,你快看。”金元植有些好奇,他发现这片花海居然是渐变的!极力向远处望去,花海的颜色逐渐加深,金元植不禁有些好奇,在花海的尽头,会是什么颜色呢?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跟李在焕比好奇心,他输定了。
金元植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李在焕拖着走向了花海深处。
“所以哥你是为什么生气呢?”金元植和李在焕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想起自家恋人,又忍不住扯起嘴角,“弘彬怪我……”
“怪你和女艺人合作没告诉他对吧?”李在焕抢先说出了正确答案。
“嗯……”金元植只能乖乖点头,“明明……”
“明明什么?”李在焕等着金元植的答案。
“明明他不在乎的……”
金元植的声音越来越低,在他心里,这就是事实。每次和恋人报备自己的行程他总是不太关注,甚至和泽运哥有共同行程时,李弘彬还会调侃他让他去攻郑泽运……但这种等同于信任的不关心到了最后竟变成了真的不关心。金元植感觉,李弘彬对自己越发地不上心了,所以,所以这次封面的拍摄他特意没有告诉李弘彬,因为他知道,得到的答复是一样的。
“你怎么这么傻……”李在焕用力拍了拍金元植的后背,“他不在乎就缠到他在乎啊,喜欢就要缠着他,这样他才会一直关注你!不过,也不能太……”
“不能太任性。”别有深意地看向李在焕,这次换金元植拍李在焕的背了。
“我知道了……”
“大家最近都很累,泽运哥一场舞跳下来直接垮在弘彬身上了,爀儿也有些吃不消,哥你就收收小孩子脾气,多体贴一下爀儿吧。”
李在焕神情复杂地面对着金元植少有的真挚,过了好久才憋出一句话来。
“这种通情达理的话居然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李在焕的一句话消灭了金元植为数不多的真挚。
奇妙的梦境相互交织,让人分不清真假。
车学沇捧着韩相爀给他的向日葵盘腿坐在地上,金黄的花瓣并没有炫耀张扬的意味,花朵也没有过分的香气,反倒能品出一些不同于其他花朵的味道来。
“想什么呢?”感叹完花海的壮观,韩相爀主动靠过来。
“没什么,只是想到我们爀儿都长这么大了,哥哥太高兴了。”
“哥,”韩相爀突然很认真地看着他,“你在想泽运哥。”
“嗯。”
“在想他的什么?”
“所有。”低头摆弄着手中的向日葵,车学沇不再看他的弟弟,“想他现在是不是也在想
我,想他现在是不是因为我的话伤神,毕竟我说了让他寒心的话还不给他解释的机会。不过,他应该不会解释什么吧。”
见车学沇的眼神黯淡下去,韩相爀试图安慰他的哥哥,可想了许久也没能想到有什么方法能使眼前这个想来乐观的哥哥稍微振作一点。默默坐在车学沇身边,将头靠在哥哥
的肩膀上,韩相爀成年之后很少对车学沇表现出依赖的样子了,所以这一举动对车学沇很受用。伸手摸了一把韩相爀的顺毛,车学沇拍了一下他的额头。
“前两天还说我肉麻不想靠近我的人是谁啊?”车学沇的语气轻快了些许,可见韩相爀
的亲昵作用不小。
阳光洒在两人的身上,既不会过分地温暖,也不会让人有晃眼的负担,周围的向日葵
随着风经过的路径摇曳着,看似沉默却是诉说着过去和爱意。 
  “其实,”韩相爀想了想,“泽运哥是个很好的哥哥,就算是以前他还是看上去冷冰冰的
时候,他也会私底下偷偷地鼓励我,怕我吃不饱还会给我买吃的……”
      “我知道,我当初还取笑他对弟弟好就不能不偷偷摸摸地么。”回想起刚出道的时光,车学沇眼中的神采又回来了,怀念、感慨、珍惜,如数家珍。
      “所以后来我就很喜欢逗泽运哥,感觉他生气的样子很有趣,而且他从来没有真正生气过。”提起那个越来越开朗的哥哥韩相爀的脸上也是没有保留的笑容,毕竟那是一个多么疼爱自己的人啊。“而且……”
       韩相爀特意压低了声音,“其实泽运哥真的很在乎你。”
       “嗯。”像是同意了弟弟的话,车学沇看了一眼韩相爀。
       “每次哥你有个人行程的时候泽运哥总会问我好几遍你去哪了怎么还不回来,还让我给你打电话,然后他自己在旁边偷听。”
       一想到自家哥哥的小孩行径,韩相爀就忍不住笑容。尽管每次都会缠着自己,自己也都会装作不耐烦地拒绝,但最后韩相爀都会让这个哥哥如愿的,一个一米八几的人缩在自己身边偷听自己打电话时不时还会忍不住偷笑,这样的行为在郑泽运身上竟没有一点违和感,甚至韩相爀自己有时也会觉得可爱。
       “他每次都会问?”
       “嗯。”
       无奈地笑了笑,这确实像郑泽运做出来的事,车学沇对自己今天和郑泽运讲的话有些愧疚,对一个这样在乎他的人说分开一段时间无疑是很残忍的。随即,车学沇想到了一件一直被他们忽略的事,这个梦。
       “为什么我们会出现在一个梦里呢?”
       韩相爀摇摇头表示不清楚,他也很好奇。尽管这种几率非常小,但车学沇还是想到了自己亲手点燃的那盏通灵香。
“或许,我知道呢。”
“嗯?”
“以后再说吧,”敲了下弟弟的头,车学沇现在只想快点见到郑泽运。
而郑泽运这边,虽然也是很和谐但却意外地没有什么话。两个人靠在一起,李弘彬靠在郑泽运的肩膀,这是他少有的脆弱,郑泽运则靠在树下发呆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但是他并不讨厌这里。抬头望去是一棵叫不上名字的树,看上去还不错,正好挡住有些刺眼的阳光,不过郑泽运越看越觉得眼熟,总感觉在哪见过……
“为什么这里会有月桂树啊?”
“嗯?不知道。”郑泽运是真的不知道,他一醒来就是这副光景,没有什么可供参考的线索,不过幸好豆儿在,毕竟能有人陪着也是不错的。
“又受气了?”李弘彬调整了一下头的位置,像平常那样打击着郑泽运。
“学沇他,说要分开一段时间啊。”
“你真的是……”
李弘彬有些哭笑不得,这哥怎么就这么听话……平时让他少吃点零食的时候还会据理力争来着,怎么到了恋人那里突然就不行了。
“跟他讲道理啊,”李弘彬坐起来重重地拍了一下郑泽运的后背,“学沇哥生气不就是因为你太闷了么,多和他聊聊,不然他容易多想。”
“是不是因为我和女演员合作没有跟他讲他生气了?我每次都会告诉他,虽然他每次都会假装生气,但他从来没有真的生气啊……”
“他不是因为这个生气,”李弘彬白了他一眼,“哥你没发现你对我们的态度和对学沇哥的不太一样么?他生气的就是这个。”
这次郑泽运彻底沉默了,不过他的胜负欲让他迅速“反击”了回去,“你对元植的态度不也这样么?”
这下换李弘彬不说话了,他坐在地上,回想着自己对金元植的一言一行,以及在他离开房间时金元植脸上那遮掩不住的落寞。
“哥,”李弘彬突然抬起头,“我是不是做了特别过分的事。”
“和元植聊聊吧,他每次都特别委屈地跟我说你好像不喜欢他了。”
“谁让他和那么多女艺人合作的……”
“他说你不在乎他和谁合作。”
“如果我不在乎就不会生气了……”
“回去大家都好好聊一聊吧,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和豆儿聊天了呢。”
“好。”李弘彬继续靠在郑泽运身上,两个人闭上眼睛不再言语,似是沉入梦境,又像是要从梦中脱离。

李在焕和金元植走了好久,蒲公英的颜色越来越深,趋近红色,金元植还兴致勃勃地往前走,李在焕却突然站住了。 @雷歐歐小花園
“我不想走了,我想回去。”像是想到了什么,李在焕拉住了金元植。
“可是远处可能有紫色的蒲公英啊,不去看看么?”
他们现在已经到了红色的部分,再往前也许就真的有紫色的蒲公英了,不过李在焕更加扯紧了金元植的衣袖,他们要马上离开这里,他要去找爀儿……
“回去吧,我要去找爀儿,你去找弘彬,他会原谅你的。”
“可是……”
“没有可是,赶紧回去!”李在焕越发地着急,拉着金元植就往回跑。
很快,两个人消失在这片蒲公英花海。
而车学沇则拉过韩相爀,将他的头搂在怀里,就这样静静地闭上眼,像是等待着梦的开始,同时也是梦的结束。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