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杂食……星光……欢迎留言╮( •́ω•̀ )╭

我猫呢? 拾陆

16.妈见打
   “应该没人吧?”
   “你再慢一点我妈就回来了。”郑泽运舔着爪子窝在李弘彬怀里不咸不淡地损着金元植。
   “我记得爀儿给妈送来两条宠物蛇啊,别惊到它们吧。”车学沇有些犯怵,毕竟上次他变成原型去这里拿东西被那两条畜生生生捆成一坨。怎么会有这种不讲理的生物,不咬人,但就是喜欢把你捆起来。
   “它们应该和妈一起出去了,快点吧,不然待会儿妈回来了就完了。”郑泽运盯着门口,有些担心。
    身为这间办公室唯一一个智商还在线的“人”,林在范终于找到了抽屉里压着的几张符纸。咬破自己的手指,快速画上符文,再由郑泽运、车学沇的妖血作引,两张符飞快地附着在两只猫身上,毕竟血符是最快的了。
    “成功了!”金元植高兴得喊了出来,完全忘记自己现在偷偷摸摸的处境。
    “哟,是嘛,我看看?”
    一个女人的声音悠悠地出现在身后,金元植来不及反应就被贴上一道符现了原形。一时间除了身为半妖的林在范和李弘彬,以及门口站着的那位女士,剩下的全部都现了原形……
    “你们胆子不小啊,我就出去一趟你们就感乱用我的符纸,学沇任性也就算了,泽运你也跟着他们气我,在范你也不听话了,都想干什么?还有这两个小子又是谁?”此刻的猫妈妈非常恼火,然而回答她的只有一长串的喵喵喵……
    “喵(就是这样)。”郑泽运被一条蛇缠着,异常淡定地解释完事情的经过。
    “喵喵(没错)!”车学沇被另一条蛇绑着,处境也好不到哪去。
    “这就是你们合伙偷我的符纸的理由?”猫妈妈盯着自己面前这匹坐姿端正态度乖巧的狼和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的李弘彬和林在范,嘴角有些抽搐,“我说过我不会太干涉你们的感情生活,但是你们也差不多得了,学沇你居然找了匹狼!泽运你更过分,还是半妖?”
    “在范也是半妖……”
    “在范是我养了二十几年的宝贝!他呢?你们才认识几天就确认关系,而且出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万一你们拿错了符纸画错了咒,我就没儿子了!”猫妈妈越说越伤心,眼泪在漂亮的眼睛里打转,而旁边的金元植越发地乖巧。未来的丈母娘生气了……
    郑泽运想说些什么,却被猫妈妈抢先一步打断了。
    “时候也不早了,泽运你们刚变回来肯定身体还没恢复,在范呐,带他们去休息吧,我就下来和他们谈谈。”说着瞟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李弘彬和她脚边的那匹狼。
    “可是……”车学沇有些不放心,却又被猫妈妈堵了回去。
    “没有可是,在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出去。”不紧不慢地走向办公桌,这个女人的语气不容拒绝。
    认命地拎起地上两只被蛇捆成粽子的猫,林在范同情地看了眼李弘彬,转身出去了。

“坐过来点儿,让我看看你们。”靠在老板椅上,此刻的猫妈妈身上的严肃少了许多。“我姓郑,你们可以叫我郑姨。”
“郑姨。”作为一个还保有语言能力的,李弘彬从嗓子里挤出了这两个字。
“嗷(郑姨)……”
“你们两个是兄弟?”有趣地看着金元植,郑女士的眼神在他们之间徘徊。
“嗷嗷嗷(我们一起长大)”金元植此刻就差把“乖巧”两个字刻在头上了。
“我们是兄弟,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们一起长大,就像亲兄弟一样,我和我妈妈在我小时候捡到了元植……”
安静地听完李弘彬的陈述,郑女士对金元植的印象改观了不少。
“我家学沇体内的内丹是你的吧?”
“嗷(嗯)。”
“为什么要把内丹给他,要是你有内丹,我刚才那张符还真不一定能镇得住你,泽运也就是吃了刚刚变回来还没来得及运行内丹的亏,学沇直接就没反抗。”伸出手挠了挠狼脑袋,郑女士表示,手感不错。
金元植此刻有些委屈,被未来丈母娘蹂躏头毛,还不敢动,怕惹她老人家不高兴,金元植感觉自己现在比狗还憋屈……
“你呢?”话锋一转,郑女士看向李弘彬,“你又能给我们泽运什么呢?你兄弟至少还能分出个内丹给我们学沇,你一个半妖恐怕连内丹都没有吧?”
平静的语气却给李弘彬带来了最深的伤害,她说对了……李弘彬低头不再说话,他也知道自己对郑泽运一点帮助都没有,他没有内丹,不会法术,甚至连保护自己都做不到。
“不如这样吧,我有个老朋友,前一阵子刚好除掉了一个恶贯满盈的妖怪,手里呢,暂时空出一个内丹,如果你能从他那把内丹拿来,我就考虑一下接受你们。”挑起李弘彬的下巴,郑女士也惊艳于他的美,“多漂亮的人儿啊,可惜是个半妖……”
“我答应。”平静地看向郑女士,李弘彬此时想用最快的时间拿到内丹。
“嗷嗷(我保护他)~”
“那就太好了。不过在这期间你们可不能和我儿子联系哦~最好从现在起什么都不要说。”捏了下李弘彬的脸,郑女士转身离开了。
“我会把地址给你们,成与不成就看你自己了。”林在范走进来将一个信封递给李弘彬,并不留痕迹地塞给他几张符咒,并在他耳边小声告知“好好保护自己,我把符咒的使用方法连同地址放在信封里了,你们保重。至于泽运他们,可能近期都不能出公司了,放心吧,你们会再见面的。”将手中的内丹打进金元植的身体,林在范走出了办公室。
李弘彬捏着手里的信封,旁边是变回人形的金元植。看来,成与不成,就看这一回了。

看来弘彬尼要拼一回了ヽ(´・д・`)ノ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๑•ั็ω•็ั๑)

评论(2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