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星光一枚,资深吃货(๑•ั็ω•็ั๑)

我猫呢? 拾柒

17.等待与被等待
   郑泽运面对笑得满脸褶子的朴珍荣有些无力,看着门口的看门蛇以及旁边手上拿着一把镇妖符随时准备糊自己一脸的崔荣宰,他觉得自己这一时半会儿是出不去了。而郑泽运此刻一点都不打算把希望寄托在他的平生知己身上,因为他的平生知己就在隔壁,而且被一只狮鹫和一只灰鹤缠着,最致命的是,那扇门有林在范的封印加持,根本出不来……
    “哥你就不要想着出去了,阿姨说如果我放你走的话她就雪藏我,再把我派到本家教那些毛孩子。”一想到那些小恶魔们无辜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朴珍荣就一阵恶寒。
    “弘彬他……”
    “你现在担心的不是他,而是你自己,阿姨因为你找了个半妖快要气疯了,本来已经有了合适的联姻对象,你俩这样一来让阿姨很难做。”
    “那你呢。”郑泽运看向朴珍荣。
    “嗯?”看了眼被符咒捆得结结实实的郑泽运,朴珍荣伸手敲了一下他的脑门,“我又不是本家的人,而且在范他虽然是半妖,可家境也不弱啊,你嫌弃他半妖的身份?”
    “没……”如果他嫌弃出身的话就不会和弘彬在一起了。
    “那不就得了,阿姨说没有她的话,你们这几天都别想出公司,至于那两个,她不会为难他们,只要你们肯在这里安生待着。”
    不再言语,郑泽运开始放空,无形的烦躁让他有些不安,却又改变不了什么。变回原形,轻盈地调到朴珍荣肩上:“我累了,送我去休息室吧。”
    朴珍荣也不再说什么,顺了顺猫毛,权当是安抚了吧。
    而隔壁的气氛明显比这里好很多。
    “哥,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啊?他咬人吗?会不会很可怕啊?”有谦用他的大爪子扒着车学沇的衣服不松手,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狼妖呢。
    “一点都不可怕,他真的非常好呢。”车学沇脸上的骄傲让身边的两个孩子更加好奇金元植到底是什么样的。
    两个忙内像两个孩子一样缠着车学沇,将自己的任务完全抛在脑后,当然,即使车学沇想逃,门口的封印也足以拦住他了。所幸车学沇并没有冲出去的打算,他选择相信,无论是他的恋人,还是他的母亲。
    事实证明,金元植并没有让他失望,凭借出众的嗅觉和所给的提示,他们找到了结界的入口。这是一处比较隐蔽的山洞,里面很空旷,昏暗的壁灯忽明忽暗,金元植看了眼洞口外面,拉着李弘彬进了洞穴。
    这里仿佛并没有什么东西存在过的痕迹,明明有昏黄的灯火,却冷到骨髓。两个人走了大约十分钟,一点发现都没有,无论是继续前进还是回头都看不到一点盼头。
    两个人就这样拉着手也不说话,多少会有些不自在,就在他们松开手的那个空档,整个洞隧的灯火全部灭了。李弘彬的惊呼被人生生摁回嘴里,而金元植则被人拐了一下一个趔趄消失在暗道里。
    没有一点犹豫,李弘彬将林在范给他的纸符甩了一张到身后,虽然黑暗中看不到,李弘彬也只能搏一把了。遗憾的是,那张符并没有贴到来人身上,不过它最后的寿命里燃起的火光,足够李弘彬看清他的脸了。
    “元植呢?”
    “你不用担心他,现在你最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想从这里过去,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两个人一时僵持不下,反而被推到另一条隧道的金元植轻松不少,竟和那个“身份不明”的人聊起了天。
“我要去找弘彬。”
“不行。”
“为什么?”
“就是不行。”
“你的目的是什么?”
“阻止你帮他。”
“嗷。”金元植无话可说。
“你叫什么名字?”
“Jackson。”
“本名呢?”
“无可奉告。”
“为什么?”
“……”王嘉尔在金元植身上体会到了不输给段宜恩给他的挫败感,“只要保证你在这里就可以了,至于剩下的成不成就看他自己了。”
而李弘彬这边僵持了许久,双方的意图都很明显,李弘彬要过去,另一方要拦住。武力上李弘彬无疑是无法抗衡的,看来只能“智取”了……
虽然看清了来人,李弘彬却有些苦恼,自己并不知道怎么劝服他啊……不过仅有的几次交集让李弘彬快速想起那个午后……
“喂。”李弘彬抬头。
“嗯?”
“我们谈判怎么样?”慢慢凑近,李弘彬在他耳边用仅能让彼此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话。
那人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让出了一条路。
“记住你的承诺。”
“好。”看来,李弘彬赌对了。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