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卡玛

星光一枚,资深吃货(๑•ั็ω•็ั๑)

我猫呢?
18.最后的最后 
   四周在那个拿了承诺的人离开后变得异常安静,李弘彬长出一口气,他也没想到居然会成功。听刚才他的语气金元植应该没有什么事,李弘彬在重新亮起来的洞隧里继续前进,毕竟他自己的手足他还是了解的,要说妖力的话金元植还是不弱的。
  事情仿佛在瓶颈过后就开始变得异常顺利,很快李弘彬就看到了路的尽头,快走几步之余他将林在范给的除妖符全部攥在手里,前面亮着灯的房间让他有些紧张。李弘彬从未忘记过自己是个半妖,他没有妖力,甚至连一个小妖怪出现,他都有可能被困住。  但是他没有选择,  如果他不把东西拿回来,  他和郑泽运...不敢去想结局如何,李弘彬用力甩了甩脑袋,他只能成功。
  还有几十米,李弘彬此时却突然定住,因为他听到那个房间里穿出了非常重的呼吸声,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睡觉,  能让他在这么远就能听到,李弘彬攥紧了手中的符咒。犹豫不决之时李弘彬发现,房间里的东西醒了。李弘彬脚步越来越快,几乎是冲向门口,几乎是看到那东西影子的同时将自己手中的符咒尽数丢了过去....
   “你好啊,是来拿内丹的吧?”
   李弘彬摔了个趔趄,抬头有些警惕地看向声源,只见那是一个中年男子,长得慈眉善目就是一笑眼睛就没有了。那人像是丢废纸似的将李弘彬扔过来的符咒丢到一旁,转身去不远处的桌子上拿了一个盒子递给他。
    “给你的,收下吧。”那个男子对李弘彬的态度异常慈祥。
    就这么简单?那他前面的那些准备工作都是逗自己玩的么?!
    “没了?”
    “没了啊。”
    “考验……”
    “什么考验?孩子你怎么了?我只是在这里等你来拿内丹啊。”那个男人的话让李弘彬成功怀疑人生了。
    “就……完了?”李弘彬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他手上的该不会是炸弹啥的吧。
    无奈地拍拍李弘彬的脑袋,那个男人以过来人身份的口吻语重心长地说:“被我姐姐骗了吧?她从小就这样,你别往心里去,她跟我说她特别喜欢你,夸你可漂亮了呢。”
    “郑姨?”
    “对啊。”
    说完那个男人就消失在了房间,而李弘彬也在出来的时候成功找到了金元植。盒子里是一颗内丹,颜色通体发青,色泽上乘,内部还能依稀看到波光闪动。金元植将内丹打到李弘彬体内,后者瞬间就被青色的微光笼罩,光芒散去时,李弘彬虚脱地倒向金元植。好在,事情最终还是成了,这是李弘彬晕倒前最后的念想。
    时间一晃就是两个月,金元植异常乖巧地在酒吧里当他的酒保安分得让李弘彬摸不着头脑,而李弘彬则按照盒子里的小册子开始完成与内丹的融合,以及学习各种符咒的原理和基本画法。两人都默契地没有说出对方心中所想的事,尽管每一天都看似平淡,却总能在不经意间看出一缕焦急。
    将最后一张黄符烧尽,李弘彬脸上的紧绷总算是消减了不少。将盘在门口光明正大偷窥的金元植拖过来,李弘彬迅速将纸符扔在他身上,满意地看到眼前的大型犬科生物一脸懵逼地现出原形,李弘彬脸上才有了笑容。
    “去找他们吧。”
    “那还等什么学沇一定在等着我呢!!!”没有多一句的废话,金元植扛起李弘彬就冲向外面,经过楼下吧台的时候成功地吓到了新来的服务生……
    金元植几乎是飞到车学沇的练习室的,飞快地将肩膀上的李弘彬脱手,任由他在地面上滑出一段距离,金元植竟连门都不敲直接破门而入。于是正在练习室指导练习生们拉伸的车学沇就被自己的恋人吓到直接原地劈叉……不顾后辈们吃惊的眼神,车学沇惊喜地抱住金元植,毫不吝啬地将自己的唇印上恋人的脸。
    “郑泽运呢?”李弘彬打量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那只大白猫。
    “他今天下午有一个音乐剧,现在估计还在排练呢。”看穿了李弘彬的心思,车学沇塞给他一张门票,“下午去看看他吧,他可想你了。”
    李弘彬的内心还是有些激动的,毕竟那是自己的恋人,会包容自己的任性,不会嫌弃自己是半妖……直到坐在剧院里,李弘彬都还满怀期待,思念把他的理智一点一点地磨成灰,以至于旁边突然出现的李在焕拍了他好多下都没反应。
    “嘿!”没有得到回应,这只小老鼠不高兴了,有些气馁地看向韩相爀,“他是傻了嘛?”
    一旁的爀儿只是看着他笑了笑,见对方还是呆呆地等着答案,只好伸手掐了一下对方的脸颊。
    车学沇忙着和金元植腻在一起,李在焕在和爀儿抢糖吃,只有李弘彬在那里专注地盯着舞台。终于,音乐响起,伴随着女演员美妙的歌声,他进入了剧情,此刻他眼中只有那个台上的男人。李弘彬仿佛陷入了魔怔般,眼神跟随郑泽运移动,看他时而神情愉悦,时而凝重,时而专注,时而深情。看他在台上凛然排除万难,终于可以深情地搂住意中人,并专注地吻上去……李弘彬身边的空气突然越来越冷,越来越冷,冷到最没有眼力见的李在焕都暗戳戳地问韩相爀那个人怎么了。车学沇和金元植默默蜷缩在一起等着看戏,只有在台上无比投入的郑泽运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处境。
    当郑泽运发觉自己心心念念的恋人其实在现场时,已经晚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郑泽运被李弘彬一纸黄符糊了一脸变成了一只大白猫。想上前阻止的李在焕被韩相爀直接捂住嘴拖走,不放心的车学沇拖着金元植赶到酒吧却也是徒劳。当所有人都认为郑泽运凶多吉少的时候,被李弘彬反锁的那间房里传来了猫叫声。虽然算不上愉悦,但至少证明郑泽运还活着。
    “不想听你解释。”
    “喵……(不要这样)”
    “看来你根本就不想我,这不就有了新欢么。”
    “喵喵喵(我不是,我没有)……”
    “闭嘴。”
    “喵(听你的)”
    “真的想我么?”
    没有回复,面前的白猫起身跳到李弘彬身上,用下巴蹭着他的身体,明明是一只猫,李弘彬却有一种被一条蛇缠住的错觉。
    “好了,相信你。下次再让我看到你亲别人……”
    “喵喵(没有下次)”
    对于突然上道的郑泽运,李弘彬很满意。
    挣脱身上的黄符,郑泽运将李弘彬摁倒在床上,将脸贴在他的脖颈,反复确认着恋人的气息,调皮跑出的舌尖时不时扫过李弘彬的锁骨,惹得对方的呼吸乱了不少。
    “我……我真的好想你。”
    “我知道。”拍拍自己身上的人形大猫,李弘彬的心仿佛吃了蜜,“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好多好多,可以说一辈子,你要听么?”
    “嗯。”
    The end

最后!!!这是一条隐蔽的百粉点梗……如果你有幸看到,且恰好有那么一个cp特别想看,或者一个特别喜欢的梗,在评论里说出来,我会挑选一个人的cp和一个人的梗,然后写出来(๑•ั็ω•็ั๑)明天就要开新坑了,最后,太滚尼solo了,大家不去支持一下嘛?

评论(6)

热度(6)